講足球


有一本書,書名是《細節決定成敗》,我沒有讀過,不過我記得該書有個標題,是細節可以決定成敗,因為魔鬼在細節裡。

如果這個標題是成立的話,決定紅魔鬼在這場歐聯決賽勝負的細節,我會選車路士前鋒杜奧巴被逐離場這一個細節;加時下半場11分鐘,杜奧巴因為掌摑維迪而換來紅牌一張,我相信這多少影響了車路士射十二碼的部署。的而且確,賽後車路士助教坦卡特承認,杜奧巴原本是射第五個十二碼的人選。如果杜奧巴沒有被逐而射入第五球十二碼的話,泰利已捧起獎盃而不是抱頭痛哭。

不過,一切已成過去,在足球比賽,特別是決賽,要的不是千萬個如果,而是一個勝果。再多的如果都只是hinsight,而一個勝果就足以令你名留青史。

說到名留青史,這夜絕對令傑斯在曼聯的史冊留下英名,因為他已經打破了卜比查爾頓在曼聯上陣最多的紀錄,又有甚麼場合比起在歐聯捧盃夜打破這個紀錄更有紀念價值呢?傑斯,恭喜你。

要恭喜的還有史高斯,終於得到一枚一早屬於你的歐聯獎牌,我想所有曼聯的球迷都會為你高興。

五十年前,一眾紅魔在參加歐冠盃回國時遇上空難,二十三名不幸身亡,史稱「慕尼黑空難」。五十年後,新一代紅魔戲劇性地再奪歐聯錦標,這個劇本,是否由上天的紅魔編寫的呢?

廣告

終於第一次,可以個人以隊長身份舉起冠軍獎杯,恭喜你傑斯!

發哥在電影「英雄本色」中,有這一句經典對白「我衰左三年,等緊個機會,爭返口氣,我唔係想話俾人聽我威!我只係想話俾人聽我唔見左o既野要我自己囉返!」

這句說話,昨晚由史高斯再一次演繹出來。

1999年歐聯準決賽,史高斯協助曼聯擊敗祖雲達斯,但自己卻領了第二張黃牌,要在決賽停賽,眼巴巴看著隊友戰勝拜仁慕尼黑奪標,自己只有在場邊緊張的份兒。足球員最痛,除了傷患,可算這種。

三年又三年,三年之後再三年,正是十年都嚟緊頭之際,史高斯並沒有氣餒,九年後的今天,親手為自己失去的東西取回來。2008年歐聯準決賽,史高斯一戰定山,協助曼聯擊敗巴塞羅那,隻手帶領自己及曼聯進入歐聯決賽,雖然未知最後能否奪標,但自己親手彌補自己的遺憾而不靠別人,正是Mark哥在「英雄本色」中的精神。

這夜,史高斯成了英雄;這夜,你告訴我們,何謂英雄本色。

摩連奴在「雙方同意」下離開車路士,令周日的曼車大戰失色不少,又有誰關心迪維斯為曼聯攻入第一球,又有誰會關心沙夏已成為現時曼聯的神射手;傳媒關心的,是油王會否提早離場,以及格蘭的賽後評論。

即使摩連奴已離開車路士有一星期的時間,傳媒仍樂於為此添油添醋,有關諸將不和的新聞仍炒作不斷。聞說摩佬離開車路士的原因之一,是球隊踢不出老闆所要求的進攻足球,這觀點讓我想起費爵爺多年前的一個訪問。

提到進攻足球,費爵爺解釋,曼徹斯特市是英國的工業重鎮,市內的居民大多是工人階級;而曼徹斯特市出了名是一個悶的城市(否則咸嫂也不會嚷著要碧咸離開曼聯),所以足球便成為工人工餘的主要活動,而曼聯就秉承了娛樂大眾的責任。因此費爵爺亦以此為己任,要曼聯踢精彩的進攻足球;球隊不但要勝利,更要勝得精彩。有時曼聯的球迷並不滿足於一比零的勝仗,更要多數對手幾球方滿意。

球隊要踢進攻足球,不能單靠班主的主觀意志,還要球隊的傳統配合方成。做曼聯球迷真幸福。

vandersar_g.jpg

終於都嬴了聯賽冠軍了!

多謝雲達沙救出華素爾的十二碼,亦多謝阿仙奴我的努力奮戰迫和車路士,令曼聯可以提早一周奪得聯賽冠軍。今年的冠軍,真的得來不易。

中國國家奧運隊再次出「醜」英倫,更一鑊比一鑊甘,與對方昆士柏流浪球員實行全武打,自己球員更受傷要送院,引來一次廿一世紀的黃禍,「國奧精神,輸波打人」已成為國際對國奧的印象。究竟,這反映了中國人甚麼的問題呢?

chinaolympic.jpg  

少林足球真人版

昨日蘋果日報的求驗客曾經分析過,中國的「一孩政策」,令中國年青一代成為父母的掌上明珠,由小到大都未必被父母打過,少爺脾氣亦因此養成,加上中國人民近年自信心大增,國奧小將變得不將對手放在眼內。 我覺得國奧隊不但沒有將對手放在眼內,甚至沒有將「比賽」game 這觀念放在眼內,自覺自己比對手及比賽更重要。

國奧隊的表現,令我想起中六時讀過的一課書,金耀基先生寫的「中國的傳統社會」中寫道,中國是以家族為本位的社會,所以中國人充滿人情味,但一過了自己的人脈圈便會變得無情,欠缺公德心。而西方以「會社」為社會之本位,因此西方人比較傾向於博愛,尊重契約。金先生的分析我是十分認同的,而加上中國人經歷過文革後,儒家道德思想幾近破產,而批鬥令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加上一孩政策,令中國人的人脈圈變得更細更窄,對別人的情就變得越來越少,變得更自我,過分自我會造成自大的結果。因此,要中國人合作,比他們單打獨鬥還困難。記得曾經讀過一本由日本人寫的書講過:每一個中國人其實很叻,要打敗一個中國人其實很難。你要打敗一個中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多一個中國人,如多給他幾個中國人,那你就必勝無疑。一加一少於一的道理,正正可以套用在中國人的相處上。

上次蘇斯克查補時階段射入致勝球赢維拉叫亢奮,今次被享利在補時階段射死叫眼冤。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在最後十五分鐘失球,曼聯看來有點被對方睇通了。

2007年曼聯打了4場比賽,2勝1和1負看似不俗,但每場比賽都有失球,而且大部份失球都是在比賽70分鐘後失的,看來經過半季的作戰,傑斯及史高斯等老將已沒有90分鐘的氣力去防守及反擊,沒有了力氣,就連爭勝的決心也削弱了。正如新浪網的報導,曼聯的平均年齡為28.3歲,而對手阿仙奴只是24.5歲,是費sir對老將太有信心,還是認為經驗是最緊要,最後竟然換出c.朗而不是傑斯,留下c朗,起碼由他去帶球也可以浪費點時間。

 輸了球賽不是最大問題,只希望費sir能夠看清楚球隊的問題加以糾正,其實現在跟車路士6分的差距並不是一個穩陣的距離。如果夏格維斯的到來真的能夠改善曼聯中場的活力問題而協助曼聯奪得聯賽冠軍的話,2000萬鎊就不是一個昂貴的代價。

muvarsenal.jpg

傷心的一刻

參考:新浪網報導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