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天下


中國人有句說話,「唔怕生懷命,最怕改壞名」,如果一個人的名字改得不好,可能會影響了一生人的運程。不過這句說話在美國可能就不適用了,因為我想起了一則「舊」聞。

美國民主黨參議員奧巴馬的姓字 “Obama",跟美國第一敵人的拉登 “Osama bin Laden" 的名字,只是一個英文字母 b 和 s 之差,並曾經因此鬧出一場小風波。話說在去年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的一個新聞節目中,打出一張關於拉登在那裡的圖片,不過圖片中的題述,卻誤將拉登的名字"Osama"寫成奧巴馬的姓氏"Obama",事件令CNN要忙於作出道歉聲明,而節目主持人更要親身向奧巴馬道歉方能平息。

cnn-obama-osama1.jpg

縱然名字跟國家頭號敵人扯上關係,但奧巴馬的運程,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他的民望,已經追上,甚至超級另一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且看這位 Mr. Obama有沒有機會入主白宮,成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

前紐約市長,現共和黨總統競選人Giuliani,在9.11事件中展現領袖光芒,得到不少政治本錢,並贏得「美國市長」的稱號,現Giuliani正競逐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資格,有望與民主黨的希拉莉泡製一場總統競選的夢幻戲碼。 

有支持者為Giuliani籌款,就利用他在9.11事件中所得到的政治本錢,在一個晚會中提出每人捐出9.11美元的 campaign,希望為Giuliani籌募二萬美元的經費。哈,美國人真夠膽識,9.11事件令美國蒙受心靈上的傷害,但他竟膽敢以此來籌款,撈盡Giuliani的政治本錢,好野好野。

最近葉劉也走出來競選立法會,並向劉華借來變瞼術,為當年23條立法致歉,其實葉太與其改變立場,倒不如效法Giuliani的朋友,以23這數字來作點事,例如以「捐23元」作招來以籌募競選經費,或呼籲市民捐23元予慈善機構,像飛人佐敦一樣,將23這數字變成自己的代名詞,與「四萬」對壘。既然今年的特首選舉可以是「煲呔」對「袋巾」,立法會補選也可以是「23」對「四萬」。畢竟,也有不少人欣賞葉太當年推銷23條立法的勇氣,與其將之成為自己的包伏,倒不如主動拆彈,變成自己的生招牌。

參考:Yahoo News

最近讀到兩則分別發生在內地及台灣的新聞,令我感到,兩岸統一已悄然行近一大步。

先說發生在內地的一則。

事發在廣州,今年六月,十六歲青年濤濤(化名),趁母親熟睡之時,先用木棍將她打暈,然後用菜刀在母親身上連砍數刀,及後父親回家,發現妻子被殺,濤濤就用菜刀在父親身上砍了兩刀,父親附傷走出房門,逃過死門關。其後濤濤亦被捕。

心寒,還未算,好戲在後頭。

事後濤濤接受記者訪問,他冷靜地應對之。被問到何以要將父母殺死,濤濤淡然地道出兩個原因,第一,父母很煩,經常罵他;第二,父母束縛著他,如果不把父母殺死,他就無法發展。而殺父母這個行動,他早在兩年前已開始計劃。即是說,濤濤十四歲時已想著如何殺父母。言語間,沒有流露出半點悔意。

台灣那一宗,又是如何的呢?

大約在濤濤殺母一事發生後一個月,台灣嘉義發生一宗兒子弒父的慘劇。一名十七歲的林姓少年趁父親熟睡的時候,用長刀在父親頸項上砍了兩刀,父親因失血過多致死。

經調查,林姓少年同樣是有計劃地殺父親的,計劃,同樣是在兩年前開始在心裡播種。原因是,父親經常向外舉債,以致債主經常登門騷擾林家,林姓少年對父親的憎恨油然而生,結果引刀一快。對於殺父一事,林姓少年已有坐牢的準備。

事發的時間、主角的背景,是何其相似,是巧合嗎?但我更相信這是孿生兄弟的條件反射,兩岸統一不遠了。

新華網報導濤濤殺父母一案

新華網快訊報導林姓少年殺父一案

在一個法治意識尚未成熟的國度,冤案又何只一宗。只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好像佘祥林一樣幸運,可以推翻原判。有人明明是冤案,但仍要繼續在牢獄服刑 ,一切要從一宗冤案說起。

2004年山西人岳兔元被控殺死一位同鄉,而表面上看來,這宗案件證據確鑿;有死者的屍體,屍體的DNA鑒定結果證實為被岳兔元殺死的同鄉,而岳兔元自己亦承認了控罪,並供述了殺人經過,一切都顯得證據確鑿,萬無一失。有關部門本可定岳兔元一個重罪,但奇怪的事就在一年後發生。

被殺的人在一年後突然又活著回來,後來經調查,方發現一切所謂的證據,全是有關部門捏造出來的,而岳兔元承認控罪,亦是因為調查部門屈打成招的結果。至此,這起荒唐的“岳兔元殺人案”可說是不攻自破,可以還岳兔元一個清白。

但奇事這次卻在法庭發生,首先岳兔元仍要面對控罪,只不過是改為涉嫌詐騙罪。然後女法官對他說:「現在判你監禁一年的判刑」。但岳兔元卻回答道:「我已被監禁了一年了」。女法官想了一想,便道:「那就判你一年半的監禁吧」。就這樣岳兔元便因為一宗已經水落石出的冤案,而被判另一項罪名,以及一年半的牢獄之災。

相比佘祥林坐了十一年冤獄,岳兔元只是坐了一年半,在中國,他已經是走運了。

柯立之 (Calvin Coolidge) 是1921 至1923年的美國副總統,後來因為總統哈定 (Warren Harding) 突然在辦公室去世,柯立之順理成章在1923年成為總統,後來他又參加競選,並順利連任,一共當了六年總統。

話說柯立之還是副總統的時候,有一次在華盛頓的酒店住宿。有一晚酒店突然起火,全部住容須要疏散,當然包括副總統在內。等了一會,火已經被撲熄,所以柯立之要求返回酒店。正要進入的時候,酒店的 bell boy 問副總統「你是誰?」

柯立之即時回答:「我是 Vice President。」

bell boy 讓柯立之入酒店。但他想了一想,拉著柯立之問道:「你是甚麼的 Vice President?」

柯立芝沒好氣的道:「我是美國副總統啊!」

bell boy 立刻阻著柯立之進去並說:「那你不能進去,我還以為你是這酒店的 Vice President!你還是等多一會吧。」

11年的自由可以換多少錢?答案是25萬6千人民幣。想起這個問題,是因為友人剛向我提起一件發生在內地的真人真事。

2005年4月1 日,因為被裁定殺害自己妻子的湖北人佘祥林 出獄,結束了11年的牢獄生涯。事緣在1994年湖北省京山縣雁門口鎮呂沖村發現一具無名女屍。認定死者是佘失蹤的妻子。公安以佘有嫌疑而將他拘捕,後經法庭審訊,佘被判死刑,後經上訴重審,佘將改判15年監禁。其家人不斷為他奔走波上訴但仍不得要領,佘母更因為為兒子申冤而被當地公安扣押在看守所9個月,獲釋後3個月不治。正當佘灰心時,奇蹟在2005年3月28日出現,他「死去」的妻子竟突然出現,佘亦因此在2005年4月1 日獲釋,在2005年4月13日獲判無罪,這個時候,佘已經是39歲了,11年的黃金時代只好留在牢獄裡。

出獄後,佘向國家追討賠償,最後獲荊門市中級法院支付的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256994.47元賠償金,計算的方程式是4009天乘以63.83元的每天工資,事件亦總算圓滿結束。據說因為這件事,佘收到很多女士向他示愛的信件,他亦有再婚的打算。

冤獄事件時有發生,但可能幸運女神或公義女神太忙的緣故,未必每件冤案都能推翻。如果問我愛自由定愛黃金?我會選擇自由。

shercheunglam.jpg

佘祥林獲釋的一刻

早前讀都市日報,介紹有關印度旅遊的資訊,當中發現加爾各答的英文名為 Kolkata,而不是以往的 Calcutta,為甚麼?

到網上找尋資料,發現原本印度在英國人統治時,英國人為方便自己以英文發音,將印度一些城市的名字改掉,例如加爾各答,原名為 Kolkata,後來改為 Calcutta,又例如另外一個城市孟買,原名為 Mumbai,後來英國人改為 Bombay。而印度在2001年進行過一次正名運動,將這些城市的名字全部還原。

近來當一些地方的發展漸漸有成時,往往會希望脫離昔日統治者的影響。除了印度外,南韓的漢城早前亦改為首爾。香港呢?我只想到現在的佐敦區昔日是叫官涌,只是後來佐敦道的命名,以及地鐵的建成,地鐵當局不使用「官涌」而用佐敦道的佐敦作為車站的名稱,所以該區現統稱為佐敦。特區政府可會考慮將佐敦正名呢?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