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8


在台北車站取得的小冊子中得知,最後一班由嘉義往阿里山的公車將會在3時10分出發,因此大清早起來,便到台北高鐵站購買於12時30分由台北出發往嘉義的車票,然後輕鬆上路到國立故宮博物院。

可能是心中惦記著阿里山之行的緣故,面對種種國寶,就總是看不上眼,只好走馬看花的走一圈便離開,告訴別人我也有看過翠玉白菜肉形石。算吧,還是動身啟程到阿里山吧!

甫踏上高鐵的車廂內,便有如踏上飛機倉內一般,而高鐵的確是高速及準時,說明是1時56分到達嘉義,就正正在1時55分到達。對旅遊人來說,準時確實比其他甚麼都重要。

  

不過,就在這裡便出了一點亂子,一直以為往阿里山的公車是在嘉義高鐵站旁,自己可以輕輕鬆鬆在車站吃過午飯再上路,但一到車站,就總是找不著往阿里山的公車,經友善好客的服務員提醒,往阿里山的公車是在嘉義火車站旁而不是在嘉義高鐵站旁,我可以乘接駁車到嘉義火車站,需時20分鐘。心想:「好在還有時候,不吃午飯便成」。自以為走運的我便繼續上路往嘉義火車站去。

的確,不消半小時我便到達嘉義火車站,對於自己對時間掌握的精準不禁暗自稱慶。還趁有時間到附近拍拍照,然後便自信滿滿的走向售票處,準備購買往阿里山的公車票。心想這次不再走差,阿里山我去定了。

 

怎知人算不如天算,亂子永遠在最不適當的時候出現,原來往阿里山的公車的時刻表已改,當日最後一班往阿里山的公車已於2時10分開出,也即是說,再沒有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往阿里山了!正是徬徨之際,有一群當地人不停向我推介他們的旅遊車,台幣1000元一位。一個人旅行的壞處,就是沒有人可以跟你商量,自己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怎麼辦,要乘他們的車,還是打道回府呢,心中一直盤算著,既然都來了,豁出去吧!就將一張1000元紙幣交給一位婆婆,同時亦將我的命運交給她。

所謂福無從至,禍不單行,等了良久也不見旅遊車前來,只好硬著頭皮去跟那位婆婆理論,豈知那位婆婆反向我建議,多加300元可以包阿里山的酒店,還取出收據來一副認真的樣子。算吧,多信她一次。最後,旅遊車真的來了,但我還是上不了車,因為婆婆說,是酒店1300元,旅遊車要額外多收300元,算吧,好像一切安全都不顧,只要可以上車就是,錢包因此又少了300元。

同車還有另外一個嬸嬸,原來她住在阿里山,剛由香港回來,好客的她不斷向我介紹阿里山及奮起湖的名勝,總算消磨2個多小時的車程。一下車,便見到一片雲海。

到達阿里山已經是6時,而氣溫亦由嘉義的29度降至14度,加上絲絲細雨、餓著的肚皮,感覺倒有點可憐。

 

最後在阿里山的飯店,叫了一碗魯肉飯作晚餐。我心想,雖然這碗魯肉飯其貌不怎麼,但能夠在阿里山吃到這碗魯肉飯,殊不容易。總之吃過以後便要好好休息,因為明早4時便要起床,追趕阿里山的日出。

 

難得有個多星期的假期,總想安排一次旅行去喚醒自己的身心靈,但既想去開平看雕樓,又想去台北走一走,心中總拿不定主意來。眼見時間無多,最後一垂定音,星期二的晚上在網上訂長榮航空的機票,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便於星期三的早上從香港國際機場出發,買過一本台灣自由行的書,便隻身直抵台北,對準此行的目標:阿里山。

一切的行程安排,要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的航程上籌畫,翻過自由行的書數篇,心裡總算踏實過來。甫抵達台北的桃園機場,便不難找到台北市中心的公車。我便是乘坐61路車到台北車站。

到達台北車站,拿過一些旅遊資料,便要找酒店落腳,好在自己找對了地方,台北車站附近,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飯店,有貴有平的,悉隨尊便。最後找了一間外表不怎樣的飯店,只消台幣1,200一晚,又鄰近台北的書街重慶北路。安定過來,便向第一個地方出發:位於西門町的紅樓。

                             

西門紅樓建於台灣日治時期的1908年,這幢台灣三級古蹟原本是供日本人買賣的市場,現在演變為文化創意空間,既有文藝活動演出,亦有撥出商店供創意達人提供他們設計的手工藝品,既作展覽,亦作買賣,文化藝術便得以攪活過來。

汝以為西門町活像咱們的旺角,年輕人多,時尚店亦多,對活在潮流未端的我來說,總有點格格不入之感。遊過紅樓,便只好在街上信步而行。走過一會兒,還是找地方吃晚飯吧。

找呀找,翻呀翻,總算在敦化南路的食街一間有特色的餐店。

特色何在?就在不可以吃的豬上。下圖的豬,可說是這間專門吃日式豬排的店子的生招牌,牠一直在店子外尺寸的地方走來走去,很是可愛,即是你不進出光顧,也值得為這頭小豬打個招呼拍拍照。

                            

吃過晚飯,到台北101大樓及鄰近的誠品書店走走,總算安然又滿足的完成了第一日的行程。可以回飯店計劃阿里山的行程,因為第二天,我便要一個人在阿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