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08


有一本書,書名是《細節決定成敗》,我沒有讀過,不過我記得該書有個標題,是細節可以決定成敗,因為魔鬼在細節裡。

如果這個標題是成立的話,決定紅魔鬼在這場歐聯決賽勝負的細節,我會選車路士前鋒杜奧巴被逐離場這一個細節;加時下半場11分鐘,杜奧巴因為掌摑維迪而換來紅牌一張,我相信這多少影響了車路士射十二碼的部署。的而且確,賽後車路士助教坦卡特承認,杜奧巴原本是射第五個十二碼的人選。如果杜奧巴沒有被逐而射入第五球十二碼的話,泰利已捧起獎盃而不是抱頭痛哭。

不過,一切已成過去,在足球比賽,特別是決賽,要的不是千萬個如果,而是一個勝果。再多的如果都只是hinsight,而一個勝果就足以令你名留青史。

說到名留青史,這夜絕對令傑斯在曼聯的史冊留下英名,因為他已經打破了卜比查爾頓在曼聯上陣最多的紀錄,又有甚麼場合比起在歐聯捧盃夜打破這個紀錄更有紀念價值呢?傑斯,恭喜你。

要恭喜的還有史高斯,終於得到一枚一早屬於你的歐聯獎牌,我想所有曼聯的球迷都會為你高興。

五十年前,一眾紅魔在參加歐冠盃回國時遇上空難,二十三名不幸身亡,史稱「慕尼黑空難」。五十年後,新一代紅魔戲劇性地再奪歐聯錦標,這個劇本,是否由上天的紅魔編寫的呢?

總理溫家寶曾於2003年12月7日在紐約接見僑界代表時,講出一段名言:「在中國,多麼小的問題,只要乘以十三億,就是很大的問題。」由此推想,八級大地震發生在中國,就會變成世紀的大問題。

5月2日,奧運聖火在香港傳遞,那一刻,我並沒有任何興奮感覺,好像北京奧運跟自己沒有關係似的。

5月12日,四川發生八級大地震,這一刻,我感覺到中國跟自己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因為一場大災難己在祖國發生。

很想很想,伸出自己的手,是緊握好,是輕拍好,將自己一聲的鼓勵,告訴受地震影響的災民,要有生存下去的意志:只要你尚有生命的氣息,便可以繼續擁抱將來。

即是國人還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但從這次善後工作中,可看到國家已向開明的方向邁進;而更可喜的是,人性的光輝,我們從來不缺。

一場災難,可能令無數家庭陰陽永隔,但亦提醒了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我們都是中國人。由現在開始,學好國語吧,讓自己有機會的話,用純正的國語向同胞說一聲祝福。

愛因斯坦曾經講過 “my pencil is cleverer than I",鉛筆竟然比大科學家愛因斯坦聰明,不要說笑吧。所以初聽這句話,只覺得是大科學家謙虛之詞,直至最近聽了蔡東豪的一個講座,方明白這句話的真正意義。

蔡東豪的講座,並不是講財經,亦不是講管理,而是講寫作。寫作是甚麼呢?蔡東豪認為,寫作文章是包括了四種元素而成:吸收、整合、組織及寫作。因此在落筆之先,你要經過一輪思想的工作,方能寫出一些有意義的東西來。因此當你執起鉛筆準備寫作的時候,亦是迫使自己去思考整合的時候。蔡先生亦有舉出另外一個例子以證明之:根據他的經驗,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問題,透過與朋友分享後是可以解決的,即使朋友並沒有給予實際的解決方法。為什麼?因為在向朋友訴說問題之先,你已經將問題在腦袋裡組織及整合你所有的資料,方可以將問題說出。而透過這個過程,你已經將問題認真思考一次,而認真思考後,答案便有機會隨之而來。

不要小看寫作這過程,更不要小看你的鉛筆,因為他就是迫你思考的鞭子。如果沒有鉛筆,可能沒有愛因斯坦這位偉大的科學家。

終於第一次,可以個人以隊長身份舉起冠軍獎杯,恭喜你傑斯!

清朝歷史跟其他朝代歷史的其中一個不同之處,在於清朝的歷史,有較多外國人記載的歷史史料以對照之,這是其他朝代史料之不能比擬之處。其中《紐約時報》自1851年創刊以來,就有408篇有關報導晚清的文章。當時的新聞,就成了今天的歷史。

編者於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工作期間,發現了這些文章,經整理下,將那些文章分為社會、文化、朝廷、國防、外交、革命及海外華人七個題材,輯錄成《帝國的回憶》這本書。一些晚清時的重要事件,例如,皇帝駕崩、太平天國及辛亥革命等當然包括其中,而最令細佬感興趣的,是一些洋人對當代中國社會的觀察。

例如晚清的學堂及考試制度,就令《紐約時報》的記者驚訝不已,當時的學堂,放著一樣非常刺眼的東西,那就是一副棺材,為甚麼?因為棺材是有升官發財的意味,這種讀書只為發達的想法,跟洋人追求知識學問的心態,就有很大的落差。

另外,中國的科舉考試,是要在北京的考場進行,每次就有過萬名的男子到北京來考取功名。考試分為三科並要持續九天,而每名考生都被關進一個僅有一平方碼的空間中,讓考生們互相隔絕。考生在這九天的時間裡,就只可以在這狹小的空間中活動。因此常有年老的考生死在試場裡,人們只可以從外鑿開一個洞,把考生的屍體拖出再扔掉。

要全面了解晚清的歷史,豈能錯過外國人記載的史料;《帝國的回憶》這本書,可以當作一本輕鬆的讀物,以更全面了解晚清的境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