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衛靈公》:“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這句說話,對中國人來說,正中要害。因為中國人的思維,正是以言舉人,以人廢言。

中國人認真討論一個話題,很容易變成罵戰,因為在中國人的討論邏輯,是透過攻擊對手的身份品格等人性特質以否定他的說話,而不是針對對手的論點的真確性而予以討論。以下例子,相信大家屢見不鮮。

例一:c朗對巴塞時,射失十二碼,甲說:「乜咁屎架,應該射地波嗎。」乙即說:「你射到咩?你射唔到就冇資格批評。」

從上述例子可見,中國人要去討論批評一件事,特別是一個人,首先要通過資格這一關,你沒有資格,即使你說得多麼正確,都請你閉嘴,但資格是誰定,卻沒有一套客觀標準。還記得董伯伯上任之初,說要以儒學治港,但正正就忘記「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這句話。建華之亂,說非成是,遺害之深,莫過於此。說回上述例子,如果乙是對的話,那麼全世界可以批評c朗的人可能不超過3位,就連費格遜都不可以出聲。以人廢言,正是這種。

例二,在討論中,甲對乙說,:「我諗你呢個point唔係咁岩。」乙回應:「你個仆街識乜野吖,我呢個point冇錯架。」真正要討論的,其實是那個論點正確與否,大家應該提出支持的理據以証明該論點的真確性。但中國人正缺乏這邏輯基因,以為否定該人的人格,例如將之定性為「仆街」、「八婆」之流,便可以連隨將其論點否定。這亦正正是以人廢言的例子。

岔開一點說,這令我想起蕭若元的一個講法,要驗證一個民族是否屬於中國的一部份,只要查看該民族的語言中,是否有「操你娘娘」意思的子句,如有,那民族就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例如廣東話的「屌你老母」,潮州話中的「bu你阿嬤」等,英文呢,你那有聽過西人說「fuck your mother」。所以在中國人的討論中,明明是兩個人的討論,可以變了有更多人參與,包括父母,妻兒等。由此推算,台灣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

即使在嚴肅的法庭,是較為接近孔子所說的境界的地方。說為接近,因為你的論點是正確,但如果你沒有一定的年資,其他人亦未必會接納你的意見。

要做到君子的境界,談何容易。君子的確好難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