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8


發哥在電影「英雄本色」中,有這一句經典對白「我衰左三年,等緊個機會,爭返口氣,我唔係想話俾人聽我威!我只係想話俾人聽我唔見左o既野要我自己囉返!」

這句說話,昨晚由史高斯再一次演繹出來。

1999年歐聯準決賽,史高斯協助曼聯擊敗祖雲達斯,但自己卻領了第二張黃牌,要在決賽停賽,眼巴巴看著隊友戰勝拜仁慕尼黑奪標,自己只有在場邊緊張的份兒。足球員最痛,除了傷患,可算這種。

三年又三年,三年之後再三年,正是十年都嚟緊頭之際,史高斯並沒有氣餒,九年後的今天,親手為自己失去的東西取回來。2008年歐聯準決賽,史高斯一戰定山,協助曼聯擊敗巴塞羅那,隻手帶領自己及曼聯進入歐聯決賽,雖然未知最後能否奪標,但自己親手彌補自己的遺憾而不靠別人,正是Mark哥在「英雄本色」中的精神。

這夜,史高斯成了英雄;這夜,你告訴我們,何謂英雄本色。

廣告

講開中國人的討論包含粗口,欲罷不能,岩岩遇上剛剛給我在「香港人網討論區」找到「仆街」與「冚家鏟」的由來,覺得甚是過癮,記錄下來,立此存照。

仆街由來

“仆街”依個詞出現于近代滿清,其發音來源有好多種說法,以下一種說法,比較多人認同:話說系十八、十九世紀,好多英國商人來廣州經商,英國商人離廣州,都系搭船去廣州D碼頭然後上岸同廣州D商人進行貿易,當時廣州D碼頭有好多衣不遮體嘅搬運工人,而碼頭裝卸貨物都要靠依班貧苦勞工離完成,英國商人離廣州做生意,經常要接觸依班搬運工,久而久之,英國商人都稱呼D碼頭工人叫"poor guy”。後來因為滿清政府腐敗無能打敗仗,割讓左香港比英國,而當時嘅英國為左系香港進一步侮辱華人,將香港好多嘅下層勞工都稱為“poor guy“。而D華工基本上都唔識英文,但系都明白到“poor guy”,但系都明白到依個詞系侮辱人嘅意思,所以反譯成字面都成左“仆街”。

而仆街依個詞既含意系“暴屍街頭”嘅意思,其來源同滿清政府嘅暴行有關。話說系清兵攻陷廣州之後,滿清對廣州人民犯下滔天罪行,殘殺左幾十萬唧廣州居民,廣州人民對滿清政權恨之入骨。在滿清統治期間廣州一帶經常爆發反清複明嘅起義,於是滿清政府就系廣州而家“法場路”依個地方設立左一個十分之大嘅刑場,專門斬殺被抓獲嘅反清志士。由於當時廣州系全亞洲最富裕嘅城市,回應起義嘅人並唔系好多。但系第二次鴉片戰爭戰敗之後,經濟嘅惡化,以及民族矛盾尖銳,引發更多人加入反清複明嘅起義入邊。“法場路”幾乎每日都要處斬大量嘅反清志士。而斬首行刑果陣,總會引來大批唧市民圍觀,D市民一路睇斬首,一路系到意論,斬刀一落,人頭就落地,條屍就好自然咁撲左系條街到,於是周圍圍觀嘅市民又會系到議論:今日又有咁多人撲街咯。而久而久之撲街就成為左“暴屍街頭”嘅意思,又成為左一句好惡毒嘅廣東話鬧人名詞。

冚家鏟

“冚家鏟”依個詞系“滅門” “滿門抄斬”嘅意思。“冚"代表全、所有嘅意思,“冚家”既系全家。鏟:大意是(一)表割除。唐•柳宗元的《鈷鉧潭西小邱記》:鏟刈穢草,伐去惡木。(二)削平。通剗。唐•杜牧《原十六衛》:於是府兵內鏟,邊兵外作。依個詞嘅起源說法不一。現在大部分觀點認為都系起源于滿清,因為滿清政權對待漢人十分之殘暴。漢人犯滅門之罪不單全家殺清光,而且連祖墳都會連根鏟起,作為一種對其他平民為恐嚇作用的刑罰。“冚家鏟”最初系官方嘅常用述語,用來判處犯人“滅門”嘅刑罰。而滿清果陣,官員審犯判案老百姓都可以系公堂門外圍觀或者聽對犯人嘅判決,當聽到官員講“冚家鏟”果陣,
大家都明白到系判咩刑罰。久而久之,一般嘅平民百姓都會用“冚家鏟“依個詞離嘅鬧人,“冚家鏟”亦成為左一句好惡毒嘅鬧人名詞。

後來有D人為左加重鬧人嘅語氣,通常會將“仆街”“冚家鏟”加起離一齊連讀,用來加重對對方嘅咒駡語氣。

《論語·衛靈公》:“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這句說話,對中國人來說,正中要害。因為中國人的思維,正是以言舉人,以人廢言。

中國人認真討論一個話題,很容易變成罵戰,因為在中國人的討論邏輯,是透過攻擊對手的身份品格等人性特質以否定他的說話,而不是針對對手的論點的真確性而予以討論。以下例子,相信大家屢見不鮮。

例一:c朗對巴塞時,射失十二碼,甲說:「乜咁屎架,應該射地波嗎。」乙即說:「你射到咩?你射唔到就冇資格批評。」

從上述例子可見,中國人要去討論批評一件事,特別是一個人,首先要通過資格這一關,你沒有資格,即使你說得多麼正確,都請你閉嘴,但資格是誰定,卻沒有一套客觀標準。還記得董伯伯上任之初,說要以儒學治港,但正正就忘記「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這句話。建華之亂,說非成是,遺害之深,莫過於此。說回上述例子,如果乙是對的話,那麼全世界可以批評c朗的人可能不超過3位,就連費格遜都不可以出聲。以人廢言,正是這種。

例二,在討論中,甲對乙說,:「我諗你呢個point唔係咁岩。」乙回應:「你個仆街識乜野吖,我呢個point冇錯架。」真正要討論的,其實是那個論點正確與否,大家應該提出支持的理據以証明該論點的真確性。但中國人正缺乏這邏輯基因,以為否定該人的人格,例如將之定性為「仆街」、「八婆」之流,便可以連隨將其論點否定。這亦正正是以人廢言的例子。

岔開一點說,這令我想起蕭若元的一個講法,要驗證一個民族是否屬於中國的一部份,只要查看該民族的語言中,是否有「操你娘娘」意思的子句,如有,那民族就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例如廣東話的「屌你老母」,潮州話中的「bu你阿嬤」等,英文呢,你那有聽過西人說「fuck your mother」。所以在中國人的討論中,明明是兩個人的討論,可以變了有更多人參與,包括父母,妻兒等。由此推算,台灣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

即使在嚴肅的法庭,是較為接近孔子所說的境界的地方。說為接近,因為你的論點是正確,但如果你沒有一定的年資,其他人亦未必會接納你的意見。

要做到君子的境界,談何容易。君子的確好難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