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ndofitsown.jpg

《那話兒》這本書,是關於「那話兒」的,無錯,那正就是男人的「那話兒」。

 作者從大量文獻中,無論是古代的或是現代的,搜羅有關「那話兒」的故事,探討人類對陰莖的想法因文化與時代背景不同而迥異。

古時「那話兒」會被視為神聖及權力的象徵,例如在古埃及有一個永遠勃起之神--明(Min),埃及法老王每年都要拜祭這個永遠勃起之神,感謝他衪腸賜給他子孫後代。而在古時一些以色列的部落中,剛上位的國王會吃掉前朝君王的「那話兒」,以吸收他的神聖權威,而以色列人發誓時,都會將手放在「那話兒」上,因為他們相信,對著「那話兒」發誓,便猶如對上帝發誓。

古希臘人對「那話兒」亦同樣敬畏,他們相信有男性生殖力之神--普力亞布斯 (Priapus),並因為「那話兒」而自豪,他們會藉著不同的機會將「那話兒」暴露在外,例如在健身房中,他們會裸身赤體,因此健身房一字(gymnasium)是源自古希望文裸體(gymnos)。而羅馬人相信若擁有普力亞布斯陽具的男人必定力大無窮,因此羅馬的將軍會以士兵「那話兒」的大小作為拔擢的標準。

作者亦有提到,巨大的「那話兒」對黑人帶來的機遇及麻煩,十五世紀西方人初到非洲,便驚訝當地人的「那話兒」的大小,其中一名法國軍醫蘇特 (Jacobus Sutor)便曾經寫做研究,發現蘇丹人的「那話兒」最大,幾乎有十二英吋長,這發現可謂震撼歐洲。由於自己的「那話兒」的尺寸不及黑人,這迫使白人要改變「那話兒」的文化角色,由傳統越大越威武的角色,變為越大越低智的象徵,因為白人開始相信,黑人碩大的「那話兒」令黑人更像猩猩,所以他們認為黑人只是猩猩的近親。而其實這種文化改變,更重要是將白人的殖民主義及奴隸主義合理法。

即使如此,亦有很多白人女子希望一親黑人「那話兒」的滋味,例如在紐約市,便曾經出現特殊的屋子,讓白人女子窩藏黑人情人,在挑選情人之前,白人女子都定必檢查黑人的「那話兒」。

提到「那話兒」,又怎會沒有佛洛依德的份,他的理論,包括伊底帕斯情結,大部份都是源於「那話兒」,對於佛洛伊德來說,人類只有一個差異,就是有「那話兒」及沒有「那話兒」。男孩子會認為,母親及姐妹沒有「那話兒」是父親所為,因此對父親產生閹割恐懼,激發他對母親的依賴感;而女孩子沒有「那話兒」,亦激發出擁有「那話兒」的慾望,所以女性性交的目的,不在於愛及情慾,而是為了擁有「那話兒」。

想不到,「那話兒」所引起的問題及討論,可以是這麼的多,這麼的闊,這個外表傻頭傻腦的家伙真不簡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