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08


shingkunglu.jpg

在2007年12月下旬的一個晚上,我做了這樣的一件事,以準備迎接2008年的來臨。

那就是在下班後,到商務書店買下《成功路》這本書,然後到Pacific Coffee,叫了一杯 Caramel Latte,一口氣將這本書讀完,讀完,心情輕鬆了很多,因為2008年的計劃,好像多了一點頭緒。

作者透過在讀書及工作上遇到成功及挫折的經歷,漸漸形成了自己成功的心得,而其中有一點,我自己反覆思量了很久。那就是作者談論到性格、命運及態度的關係。

作者同意,性格決定命運的道理,但作者亦理解到三歲定八十的思想,因此,如果根據此邏輯,我們的命運,便不是沒法更改?為此,作者加入了態度這元素,而態度是我們所能改變的一個 factor。作者並以自己的經驗去解釋這個三角關係。

作者在國泰航空任職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在日本工作,作者本有學習日文的機會,但懶散的態度卻讓這個機會溜走,亦因此令自己回港工作後感到後悔不已。

到八十年代中,作者再有機會被國泰派註到外地工作,而目的地是台灣。這次,作者再不敢造次,將懶散的態度變為積極,緊緊把握學習普通話的機會,而結果不出三年,作者已可以操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後來,由於作者在當時是少數可以操流利的普通話的華人,因此得到國泰推薦,到當時港督衛奕信所成立的中央政策組工作,負責協調與中國的政策。正是及時改變自己的態度,作者為自己的事業及眼界,開拓到一個新的境界。

態度這個元素,令我想起了早前李嘉誠先生在「傑出華人系列」中訪問。李先生說道有一回,他掉了一個兩元硬幣到車底,平常人可能會認為,一個兩元硬幣對一個首富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李先生必定置之不理。但李先生憶及,當時他叫其職員去將那個兩元硬幣找出來,找到之後,他向該職員打償了一百元作為酬勞。平常人可能會認為,這樣做不是倒蝕了九十八元?但其實正是李先生這種對金錢的態度,為他賺到更多的九十八元。或者,李先生這個故事,可以為張永霖先生的想法,作進一步的註解。

廣告

有人愛澳門的「賭」,貪其財富轉移,紙醉金迷,每次快上快落的快感。

有人愛澳門的「黃」,愛其天姿國色,酒池肉林,每晚「億億聲」上落。

亦有人愛澳門的「食」,中西合壁,活像一個食物博覽,悉隨尊便,每次去食,總嫌一個胃不夠。

而我獨愛澳門的「舊」,舊的建築,舊的氣息,每每藏著一份濃厚的人情味。因此每隔一段時間,總想到澳門一行,懷舊一番。

s6000437.jpg

澳門的大三巴牌坊,自己已去過多次,但一直沒有留意到大三巴旁有一座哪吒廟的存在,翻看書籍,方知道創建於1888年,廟內供奉的是托塔天王李靖的三公子哪吒的。但為甚麼一座中國式的廟宇,會建在西式的聖保祿大教堂(即大三巴的前身)旁呢?話說18世紀末澳門曾發生大瘟疫,尤其在大三巴附近的貧民區,災情更為嚴重,而當時坊間認為此區並沒有中國的神廟壓邪,故特此請哪吒來軀魔。華洋神祇,看來相處融洽。

s6000438.jpg

哪吒廟旁,有昔日葡人建城牆的遺址,這城牆可追溯至1632年,即清太宗皇太極的年間,而葡人就在城牆內的地方居住。而城牆中有一個可通人的拱門,拱門上有一個「茨林圍」的路牌,「茨林」,即馬鈴薯,話說當年日本在豐臣秀吉時期禁教,因此不少天主教徒滯留澳門,而他們在此地種馬鈴薯為食,因而得名。想不到世界文化遺產,就是這樣走入平常百姓家。

s6000443.jpg

大三巴的另一側,即澳門博物館傍,有一個叫大炮台的地方,炮台始建於1617年。而圖中的炮台上,刻著1860的字樣,正正是咸豐年代。

s6000484.jpg

為防止清軍的入侵,葡人亦在多處建立炮台,包括建成於1866年,即同治年代的望夏炮台。

 s6000494.jpg

望夏炮台上設有軍火庫,上圖便是軍火庫的入口,建於1887年,即光緒年間。

可恨時間所限,未能一一暢遊澳門的世界文化遺產,不過漫無目的走走,將澳門的「舊」攝入鏡頭,倒滿足自己的攝影慾,可為不枉此行。

s6000432.jpg s6000434.jpg s6000435.jpg s6000519.jpg 

s6000525.jpg s6000511.jpg s6000510.jpg s6000516.jpg

s6000512.jpg s6000520.jpg

參考資料:《非一般澳門遊》呂志鵬、黃健威著

amindofitsown.jpg

《那話兒》這本書,是關於「那話兒」的,無錯,那正就是男人的「那話兒」。

 作者從大量文獻中,無論是古代的或是現代的,搜羅有關「那話兒」的故事,探討人類對陰莖的想法因文化與時代背景不同而迥異。

古時「那話兒」會被視為神聖及權力的象徵,例如在古埃及有一個永遠勃起之神--明(Min),埃及法老王每年都要拜祭這個永遠勃起之神,感謝他衪腸賜給他子孫後代。而在古時一些以色列的部落中,剛上位的國王會吃掉前朝君王的「那話兒」,以吸收他的神聖權威,而以色列人發誓時,都會將手放在「那話兒」上,因為他們相信,對著「那話兒」發誓,便猶如對上帝發誓。

古希臘人對「那話兒」亦同樣敬畏,他們相信有男性生殖力之神--普力亞布斯 (Priapus),並因為「那話兒」而自豪,他們會藉著不同的機會將「那話兒」暴露在外,例如在健身房中,他們會裸身赤體,因此健身房一字(gymnasium)是源自古希望文裸體(gymnos)。而羅馬人相信若擁有普力亞布斯陽具的男人必定力大無窮,因此羅馬的將軍會以士兵「那話兒」的大小作為拔擢的標準。

作者亦有提到,巨大的「那話兒」對黑人帶來的機遇及麻煩,十五世紀西方人初到非洲,便驚訝當地人的「那話兒」的大小,其中一名法國軍醫蘇特 (Jacobus Sutor)便曾經寫做研究,發現蘇丹人的「那話兒」最大,幾乎有十二英吋長,這發現可謂震撼歐洲。由於自己的「那話兒」的尺寸不及黑人,這迫使白人要改變「那話兒」的文化角色,由傳統越大越威武的角色,變為越大越低智的象徵,因為白人開始相信,黑人碩大的「那話兒」令黑人更像猩猩,所以他們認為黑人只是猩猩的近親。而其實這種文化改變,更重要是將白人的殖民主義及奴隸主義合理法。

即使如此,亦有很多白人女子希望一親黑人「那話兒」的滋味,例如在紐約市,便曾經出現特殊的屋子,讓白人女子窩藏黑人情人,在挑選情人之前,白人女子都定必檢查黑人的「那話兒」。

提到「那話兒」,又怎會沒有佛洛依德的份,他的理論,包括伊底帕斯情結,大部份都是源於「那話兒」,對於佛洛伊德來說,人類只有一個差異,就是有「那話兒」及沒有「那話兒」。男孩子會認為,母親及姐妹沒有「那話兒」是父親所為,因此對父親產生閹割恐懼,激發他對母親的依賴感;而女孩子沒有「那話兒」,亦激發出擁有「那話兒」的慾望,所以女性性交的目的,不在於愛及情慾,而是為了擁有「那話兒」。

想不到,「那話兒」所引起的問題及討論,可以是這麼的多,這麼的闊,這個外表傻頭傻腦的家伙真不簡單。

gormo.jpg

歌舞伎町,日本東京以充斥風月場所而著名的地方;案內人,即引路人及導遊的意思,作者李小牧就是在歌舞伎町為遊人帶路的人,或者直接一點,是歌舞伎町的皮條客。

作者在1988年以自費留學生的身份到,由深圳出國到日本東京留學,當時他28年歲。14年後,作者寫下《歌舞伎町案内人》這本書,記錄自己在日本的經歷。在這14年間,作者做了甚麼呢?我嘗試簡述如下:

由半句日文也不懂,到滿口流利日文的傢伙,更替《Newsweek》日文版寫尊欄;

認識了3位太太,結成4段婚姻 (他和最後一位太太結過兩次婚);

由情侶酒店的什工,到成為一個歌舞伎町案內人集團的首腦;

由中國13億人中藉藉無聞的一位,到鳳凰電視的一個節目《唐人街》中的主角,更曾經到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做講座。

這麼多經歷的背後,當然有作者更多的付出,例如人在異鄉的爭扎,與警察及黑道人物的交手,與同行的競爭,以及徒弟的背叛。如果你對李嘉誠、畢菲特等成功人物感到千篇一律的時候,不仿試試讀這本《歌舞伎町案内人》吧,因為作者的經歷,確是與別不同的。

中國人有句說話,「唔怕生懷命,最怕改壞名」,如果一個人的名字改得不好,可能會影響了一生人的運程。不過這句說話在美國可能就不適用了,因為我想起了一則「舊」聞。

美國民主黨參議員奧巴馬的姓字 “Obama",跟美國第一敵人的拉登 “Osama bin Laden" 的名字,只是一個英文字母 b 和 s 之差,並曾經因此鬧出一場小風波。話說在去年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的一個新聞節目中,打出一張關於拉登在那裡的圖片,不過圖片中的題述,卻誤將拉登的名字"Osama"寫成奧巴馬的姓氏"Obama",事件令CNN要忙於作出道歉聲明,而節目主持人更要親身向奧巴馬道歉方能平息。

cnn-obama-osama1.jpg

縱然名字跟國家頭號敵人扯上關係,但奧巴馬的運程,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他的民望,已經追上,甚至超級另一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且看這位 Mr. Obama有沒有機會入主白宮,成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

 thepowerofyoursubconsciousnessmind.jpg

早前讀到蔡子強於明報一篇題為「政改中與北京交手之道」的文章,當中提到一套學說叫做「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我節錄如下:

 「它說當一套理論提出,預言某些事情將會發生,無論它本身真正確與否,只要這套理論說得夠多,弄到別人真的如此相信,結果人們對事態發展的期望,便反過來促使他們調整自己的行為,令事件最後真的如預言般發生。用我們日常用語來說,就是『講得多,唔係都講到變成係』。

1968年,美國心理學家、哈佛大學教授R. Rosenthal和小學校長雅各布森L. F. Jacobson作過一個心理實驗。他們向學校提供一份說經過測試後將來可能成為「傑出人才」的學生名單,鄭重要求名單保密,僅允許校長和班主任知道。8個月後,他們又來到學校,發現這批學生都成了傑出的人物。但有趣的是,原本那張名單,原來根本是杜撰的﹗採用隨機抽樣的方式選出來!」

這套「自我實現的預言」,令我想起數年前讀過一本名為《心想事成》的書,一本介紹潛意識的書。

人的思想是分為兩部份的,一部份是我們所能控制的意識,例如我們可以自由地舉行雙手或行路,因為這些活動是受意識影響。另一部份是我們不能直接控制的潛意識,例如我們心跳,便是受潛意識所控制。因此意識和潛意識加起來,便影響著人類一切的言行舉止。

雖說我們不能直接控制潛意識,但我們可以透過其他方法影潛意識的,因為意識及潛意識是互動的。而我自己就有以下的經驗:-

有部份曼聯的比賽,是在零晨三四時進行的,為了睇波,通常我會準備鬧鐘,早一點睡,以祈在球賽開始前起身觀賞,而結果是怎樣呢?睡過頭?當然有啦,但更多時候,我在鬧鐘未響之前已經睡醒。當時我累不累?累,但可能我要睇波的意識太強,影響了自己的潛意識,要自己在某個時間之前睡醒。所謂的生理時鐘,其實就是潛意識的產物。

另外一個例子,相信大家都會有類似的經驗:在考試之後,我通常都會病上一兩天,其實要病,可能在考試期間已經要病,但由於意識要堅持,因此影響了潛意識去調節我們的身體,叫自己不要生病,但當考試過後,意識鬆懈,病魔便可以為所欲為。

有人可以每天只睡四小時,但有人每天睡十小時仍然不夠,這可能是受到意識影響潛意識的結果,如果你時常對自己說很累很累,那就不累也會變成累,但當你不去想累與不累的問題時,精神就可能慢慢恢復過來。

如果你相信有潛意識這回事的話,這套「自我實現的預言」的理論,便不是甚麼的天方夜譚。不過,即使你不相信有潛意識這回事,保持正面的想法及積極的態度,對你做人處世,總會增多一點快樂的元素。

相信有手提電話的人,都必定有被人致電推銷產品或服務的經驗,進行這些電話推銷的人,簡直就是向你「催」銷,因為只要你給這些「催」銷員半個機會,他們就會毫不理會你的感受,自話自說。

以往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有禮貌地拒絕他們,說道我對他們的產品或服務沒有需要或興趣,但,這是不管用的,因為他們會而不捨地繼續介紹產品或服務的好處,直至你cut線為止。

後來我對這些「催」銷員已變得冷感,一旦收到他們的電話,便漫不經心地搭上幾句,例如:

「請問係唔係1234-5678嘅機主呀?」

「唔係」

「其實唔係都唔緊要架,因為我哋嘅產品都好岩你架。」

(下刪一百字)

又試過有一次:

「請問係唔係1234-5678嘅機主呀?」

「係有點唔係又點呀!」

「無呀,因為我哋知道呢個產品係好岩你架。」

(下刪一百字)

試過有一次,我按捺不住,義正詞嚴的向「催」銷員說道:

「先生,我冇同意你打呢個電話號碼作推銷之用,好似係唔合法喎,我可以投訴嗰喎,你同唔同意呀?」

「係呀我同意呀,但係呢我地哋嘅產品係真係好岩你囉。」

真氣頂!

所以經驗所得,對「催」銷員太認真,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

有一回,有一位女「催」銷員致電「催」銷,我嘗試反擊。

「先生你好呀,我哋係理想酒店打呢嘅,我哋有個全年免費食自助餐計劃,好超值架。」

「小姐,其實我係負責賣偉哥嘅,宜家賣緊20蚊一笠,小姐有冇興趣,買嚟送比老公或者男朋友呀,如果你買得多,我可以同上司講做個朋友價15蚊笠比你,幫幫手呀,呢個月我未夠quota呀。」

結果不問已知,女「催」銷員繼續自說自話,務求將公司擬定的對白講完一次,便算大功告成。

不過想深一層,「催」銷員都只是打份工,玩弄他們其實有點不近人情,良心發現的時候,我會用最有效的方法:

「先生你好呀,我哋係理想酒店打呢嘅,我哋有個全年免費食自助餐計劃,好超值架,先生可以同屋企人一齊參加啦。」

「呢到係紐約警署,請問你搵第幾隊?」

「對唔住,拜拜。」

大家千祈、千祈、千祈不要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