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7


前紐約市長,現共和黨總統競選人Giuliani,在9.11事件中展現領袖光芒,得到不少政治本錢,並贏得「美國市長」的稱號,現Giuliani正競逐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資格,有望與民主黨的希拉莉泡製一場總統競選的夢幻戲碼。 

有支持者為Giuliani籌款,就利用他在9.11事件中所得到的政治本錢,在一個晚會中提出每人捐出9.11美元的 campaign,希望為Giuliani籌募二萬美元的經費。哈,美國人真夠膽識,9.11事件令美國蒙受心靈上的傷害,但他竟膽敢以此來籌款,撈盡Giuliani的政治本錢,好野好野。

最近葉劉也走出來競選立法會,並向劉華借來變瞼術,為當年23條立法致歉,其實葉太與其改變立場,倒不如效法Giuliani的朋友,以23這數字來作點事,例如以「捐23元」作招來以籌募競選經費,或呼籲市民捐23元予慈善機構,像飛人佐敦一樣,將23這數字變成自己的代名詞,與「四萬」對壘。既然今年的特首選舉可以是「煲呔」對「袋巾」,立法會補選也可以是「23」對「四萬」。畢竟,也有不少人欣賞葉太當年推銷23條立法的勇氣,與其將之成為自己的包伏,倒不如主動拆彈,變成自己的生招牌。

參考:Yahoo News

longwaybacktoriverkwai.jpg

去旅遊時有個習慣,就是到當地的書店打書釘,找找一些關於當地歷史的書,這本書就是去年旅遊泰國時的收穫。而吸引我的,是作者作為世界最大的公關公司Hill & Knowlton的CEO這頭銜。(2001年港大鬧出董特首干預學術自由的風波,後來要進行多個記者會及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事件。當時一切的安排,就是由Hill & Knowlton負責)

作者是荷蘭人,二次大戰時由於要逃避盟軍的侵襲,而輾轉逃到荷蘭的殖民地印尼。後來日軍來襲,作者要充軍對抗日軍的侵略。由於荷軍倉促成軍兼兵力簿弱,印尼很快便失守,作者亦自此成為日軍的戰俘 (POW=Prinsoner of War)。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人可能是當時最沒有種族歧視的民族。日軍侵占中國的南京時,見到當時國民軍軍容不整、潰不成軍的樣子,感到很憤怒,認為有失軍人的身份。同樣,作者成為日軍的戰俘後,受到日軍不禮貌的對待,初時他不明何以日軍會那麼憤怒,後來他知道,在日軍眼中,他們只是一班苟且偷安、只懂得投降的懦夫,根本配不起軍人的身份。

成功侵占東亞及東南亞,建立其「大東亞共榮圈」後,日本的新一個目標就是印度。為達成目的,日本準備建造一條350英哩的鐵路,由泰國經緬甸,直抵印度。因此日軍便將東南亞的戰俘調到泰國,協助建造鐵路,而作者就是其中一位。

到達泰國的森林,工作環境當然不值一提;每日糧食不足,就算粥水也沒有,而病了也得不到醫治,戰俘虛弱得連自殺也沒有力,這就是作者戰俘的生活。不難想像的是,很多戰俘因抵受不住而客死異鄉;難以想像的是,作者是怎樣熬過這種生活的。他的方法,就是盡量苦中作樂,如果熬過一星期的時間,作者就會在星期日的早上,筆直的站在自己住的地方外一小時,提醒自己要爭取睡眠時間,要小心將食物「趙」爛,盡量攝取當中的營養;另外,作者亦在工餘的時間,將其他戰俘的貴重物品,例如手錶、筆及飾物等,跟日軍換來日常生活必須品如生果,補充生活的須要,並避免讓自己有太多的空餘時間,去培養負面的思想。與此同時,作者亦得到跟日本人做生意的技巧。而這種生活一直維持了一年半的時間。

戰後,作者在機緣巧合下加入 Hill & Knowlton。而從事公關工作,少不了接觸不同國家的人,包括日本人,而就在1953年,不知是幸運女神的倦顧或作弄,作者被派到東京工作。在接觸日本人的當兒,作者少不了想像,身邊的日本人,是不是曾折磨他的日軍的家人,不過這種情緒,並沒有影響他與日本人的工作,相反,在工作過程中,作者懂得欣賞日本人的有禮文明及工作效率。

作者雖然受過日軍的不人道對待,但作者在書中並沒有流露對日本的憎恨,相反,作者運用自己與日本人相處的經驗,協助自己的事業。沒有歷史的負擔,生活可以過得一樣精彩。

摩連奴在「雙方同意」下離開車路士,令周日的曼車大戰失色不少,又有誰關心迪維斯為曼聯攻入第一球,又有誰會關心沙夏已成為現時曼聯的神射手;傳媒關心的,是油王會否提早離場,以及格蘭的賽後評論。

即使摩連奴已離開車路士有一星期的時間,傳媒仍樂於為此添油添醋,有關諸將不和的新聞仍炒作不斷。聞說摩佬離開車路士的原因之一,是球隊踢不出老闆所要求的進攻足球,這觀點讓我想起費爵爺多年前的一個訪問。

提到進攻足球,費爵爺解釋,曼徹斯特市是英國的工業重鎮,市內的居民大多是工人階級;而曼徹斯特市出了名是一個悶的城市(否則咸嫂也不會嚷著要碧咸離開曼聯),所以足球便成為工人工餘的主要活動,而曼聯就秉承了娛樂大眾的責任。因此費爵爺亦以此為己任,要曼聯踢精彩的進攻足球;球隊不但要勝利,更要勝得精彩。有時曼聯的球迷並不滿足於一比零的勝仗,更要多數對手幾球方滿意。

球隊要踢進攻足球,不能單靠班主的主觀意志,還要球隊的傳統配合方成。做曼聯球迷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