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閒來無事,翻一翻 HKU SPACE 的 Prospectus,看看有甚麼有趣的課程可以一報。一看,財務、法律、投資等課程都佔了當眼嘅位置,正要打呵欠嘅時候,就比我留意到有一個教人講故事嘅課程,狠狠地、毫無憐憫地咁將我嘅眼球吸引住,因為這個課程,令我想起一段讀幼稚園嘅往事。

記得讀幼稚園的時候,每一年考試,都有一個「講故事」的環節,即是每一個學生,都要坐在老師面前,用大約五分鐘嘅時間講一個故事給老師聽,而每年這個時候,亦是我最感受到壓力嘅時候。

因為我冇故事好講。

記得每次返屋企問呀黃金媽可以講乜野故事,黃金媽都會叫我講「龜兔賽跑」啦。

就係咁,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我三年都係講龜兔賽跑。好彩三年都係唔同嘅老師,如果唔係,悶死佢都有之。

可以咁講,我嘅童年,係一個「沒有故事的童年」。

不過,人越大,就越發覺講故事可以係好有用嘅技巧。故事可以將一d好悶嘅道理表達,與其同小朋友講十次「講大話係唔好架」,你不如同佢地講「狼來了」嘅故事。

其實對住成年人都可以講故事,因為故事可以將一d好抽象嘅 concept 表達出嚟,例如係八十年代列根當政嘅時候,美國就流行一個有關共產主義嘅故事(或者可以當係一個笑話):

話說戈爾巴喬夫當政嘅年代,蘇聯人都要排隊去購買食物,有一次,有位先生排咗兩粒鐘,都未論到佢買麵包,佢忍唔住,同身邊嘅朋友講:「頂!唔排啦,我宜家就去殺死戈爾巴喬夫個PK。」講完,一支箭咁標咗去。

冇幾耐,先生死死地氣咁返嚟,朋友問佢殺咗戈爾巴喬夫未,佢話:「唔好提啦,殺戈爾巴喬夫個條隊,仲長過呢條隊。」講完,大家繼續排隊買麵包。

故事講完,好多人都會一笑置之,不過故事嘅不斷流傳,D人就會對共產主義留低一個唔好嘅印象。據說,呢個故事,係好憎蘇聯嘅列根講嘅,而列根,就係一個出名講故事叻嘅總統。可見故事亦都有化怨氣為笑氣嘅作用。

所以話,講故事的確係「醒」,的確係「近」。

不過到我今天再上 SPACE 嘅網頁,想睇多一D關於該課程嘅資料的時候,該課程,已經唔見咗,OM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