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07


強尼在中國廣州做生意,賣的,是「海盜版」耐克牌的物品,有鞋有袋有球衣,甚至dvd機也有,只要你想到,凡事可成真,反正耐克的彎刀,他多的是。

強尼的老死小黃,也跟他一樣做生意,賣的,是中藥也。

有一天,美國耐克公司終於按捺不住,向有關當局打報告,誓要打假,打假,打假。

達聞西收到指示,便帶齊一隊人馬,準備出發。好一個聞西,千不挑,萬不選,卻就選中強尼的店舖,結果人贓並獲,收隊。

強尼知道,這次「斷到咁正」,正是「吟詩都吟唔甩」。貨物充公事少,入獄事大。

這個時候,強尼想起他的好友小黃。

他向小黃買了一斤砒霜,打算服了自殺便算。

就在強尼服了半斤砒霜之時,好一個聞西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強尼面前。

「中央政府認為你已經得到足夠的懲罰,因此不會再追究此事,千祈不要再賣「海盜貨」便是了。」強尼大喜。但

「但我剛才服了砒霜,這次死定了。」

「這砒霜是在小黃處買的嗎?」

「正是!」

「不用怕,那些砒霜,也是假的,剛才我已拘捕了小黃賣假藥,放心放心。」

早前看了「墨斗先生」這電影,故事描述一名有為青年,因為被打劫而身無分文,卻又要趕著由港島過九龍,想盡千方百計去籌措盤川卻又不得要領的經過。其中有一幕講主角走投無路,結果希望以捐精去賺錢,卻鬧出種種笑話。

捐精確實是一個令人忌諱的題目,以至到目前為止我仍一知半解。只記得讀中學的時候,有一個驗眼的時間,檢驗學生是否有色盲,當時姑娘向我們解釋,由於色盲是遺傳的,因此色盲者是不可以捐精的,而同學們就因此取笑有色盲的同學少了一個賺外快的機會。

捐精這個迷,要在今天解開。

誰人可以捐精?

根據家計會的宣傳單張,1850歲的男士身體健康,生育正常,而其家人及本人的病歷上均無顯見的遺傳病(包括哮喘、色盲、性病、肝炎、愛滋病等)經體格檢查合格後均可成為捐精者。

捐精的過程是怎樣的?

捐精過程簡單捐精者先做身體檢查及抽血化驗,例如檢查心、肺、腹部及外生殖器官,並查詢捐精者是否有遺傳疾病。然後在一個預設房間內自行留出精液。捐精者須單獨留在房間內其他人士不得陪同。

捐精者有否酬勞?

每一位身體檢查合格而又捐出精液的捐精者,可獲慰勞費港幣200元正。而捐精者在捐出合符標準精液的六個月後,工作人員會通知捐精者前往本會再作一次血液檢驗以確保精子並無感染愛滋病毒。屆時捐精者可獲慰勞費港幣100元正。但所有不合格的捐精人士,包括身體檢查、精液及血液化驗不合格,家計會將不發放慰勞費。

捐完可否再捐?

曾捐精的人士如欲再次捐精必須在相隔上次捐精的12個月或以上,重新進行身體檢查及經醫生評核後,方可捐精。

電影沒有說錯,捐精確實是一個男子賺「慰勞費」的途徑。

還有一個有趣的統計:美國有一名「超級爸爸」,透過捐精而生產出 46 名子女,是為有統計下的紀錄。

講開笑話,欲罷不能,想講多一個。

話說係地獄裡面,有一間專門售賣人腦嘅舖頭。強尼初嚟地獄報到,盲鐘鐘咁鐘咗入去間舖頭。

強尼一入到舖頭,淨係見到三個腦陳列係架上面,三個都差唔多咁嘅款。而有個地獄使者走近招呼強尼。

第一個寫住係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嘅腦袋,標價五十蚊美金。地獄使者就講:「克林頓好聰明架,智商有成一百五十。」強尼心諗,都算幾抵。

第二個寫住嘅,係科學家愛因斯坦嘅腦袋,標價一百蚊美金。地獄使者就講:「愛因斯坦係大科學家,智商講緊成二百。」強尼心諗,呢個仲抵!

到最後一個,寫住係北韓領導人嘅腦袋,強尼望一望價錢牌,要成二百蚊,佢即刻問地獄使者:「喂,有冇搞錯呀!呢個要成二百蚊,貴過頭先個兩個咁多嘅!」

地獄使者嘆一口氣,一副唔耐煩嘅口吻:「緊係啦,呢個腦都未用過,最新鮮呀嗎。」

早前閒來無事,翻一翻 HKU SPACE 的 Prospectus,看看有甚麼有趣的課程可以一報。一看,財務、法律、投資等課程都佔了當眼嘅位置,正要打呵欠嘅時候,就比我留意到有一個教人講故事嘅課程,狠狠地、毫無憐憫地咁將我嘅眼球吸引住,因為這個課程,令我想起一段讀幼稚園嘅往事。

記得讀幼稚園的時候,每一年考試,都有一個「講故事」的環節,即是每一個學生,都要坐在老師面前,用大約五分鐘嘅時間講一個故事給老師聽,而每年這個時候,亦是我最感受到壓力嘅時候。

因為我冇故事好講。

記得每次返屋企問呀黃金媽可以講乜野故事,黃金媽都會叫我講「龜兔賽跑」啦。

就係咁,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我三年都係講龜兔賽跑。好彩三年都係唔同嘅老師,如果唔係,悶死佢都有之。

可以咁講,我嘅童年,係一個「沒有故事的童年」。

不過,人越大,就越發覺講故事可以係好有用嘅技巧。故事可以將一d好悶嘅道理表達,與其同小朋友講十次「講大話係唔好架」,你不如同佢地講「狼來了」嘅故事。

其實對住成年人都可以講故事,因為故事可以將一d好抽象嘅 concept 表達出嚟,例如係八十年代列根當政嘅時候,美國就流行一個有關共產主義嘅故事(或者可以當係一個笑話):

話說戈爾巴喬夫當政嘅年代,蘇聯人都要排隊去購買食物,有一次,有位先生排咗兩粒鐘,都未論到佢買麵包,佢忍唔住,同身邊嘅朋友講:「頂!唔排啦,我宜家就去殺死戈爾巴喬夫個PK。」講完,一支箭咁標咗去。

冇幾耐,先生死死地氣咁返嚟,朋友問佢殺咗戈爾巴喬夫未,佢話:「唔好提啦,殺戈爾巴喬夫個條隊,仲長過呢條隊。」講完,大家繼續排隊買麵包。

故事講完,好多人都會一笑置之,不過故事嘅不斷流傳,D人就會對共產主義留低一個唔好嘅印象。據說,呢個故事,係好憎蘇聯嘅列根講嘅,而列根,就係一個出名講故事叻嘅總統。可見故事亦都有化怨氣為笑氣嘅作用。

所以話,講故事的確係「醒」,的確係「近」。

不過到我今天再上 SPACE 嘅網頁,想睇多一D關於該課程嘅資料的時候,該課程,已經唔見咗,OMG。

自問對尖沙咀這個地方熟悉非常,理應沒有未去過的地方,但,訊號山公園就是我今天方踏足的地方。

訊號山公園裡有一座訊號山訊號塔,建於1907年,今年剛好是一百年,為二級歷史建築物。

signalhill.jpg

signalhill4.jpg

從訊號山公園遠眺維港景色signalhill3.jpg

macaohistorynreview2.jpg

澳門地方小,加上經濟規模不及香港,因此一直以來都好像不受重視。但其實澳門是中國最早期開放予外國通商的地方,加上有四百多年與葡萄牙人接觸的經驗,因此歷史之豐富,絕不比香港失色,而很多澳門的故事,更是同香港有關的。以下從書中記下數則:

屯門之戰

一直以來,香港都是太平之地,好像跟戰爭絕緣,事實又是否如此呢?十六世紀初,葡萄牙船隊抵達廣東沿岸,要求與中國進行貿易,當時他們並未在澳門定居,但嘉靖皇帝下令發兵驅逐葡萄牙人,並拘禁了不肯離開的人,結果雙方在屯門打起仗,葡萄牙人投入大小船艦共七艘,士兵近千人,但結果卻慘敗而回。屯門之戰,可能是歷史上唯一一場以香港地方命名的戰役。

抹香救葡人

十六世紀中,葡萄牙開始在澳門聚居,當時廣東御史龐尚鵬主張驅逐葡人出境,不過卻因為一種動物,令葡人得以繼續留在澳門,那是甚麼?抹香鯨是也。由於當時的嘉靖皇帝沉迷於長生不死之術,而方士所研究的「萬歲香餅」需要加入由抹香鯨的分泌物龍涎香,因此嘉靖皇帝便下令搜集該物。起初有很多廣東官員因搜集不到足夠的龍涎香而掉官,後來葡萄牙人能夠大量提供龍涎香,廣東官員便向他們搜購,並因此不敢驅逐葡萄牙人離開澳門。

沒有澳門 那有香港

鴉片戰爭後,英國人希望以香港或江蘇省的周山作為割地的條件。但考慮到當時澳門已經有很多英國人在聚居,澳門可以作為英國人在香港的補給,所以決定以割讓香港作為《南京條約》的和解條件之一。所以說,沒有澳門,那有香港,真是香港始終有你。

獨臂總督

1845年11月,葡萄牙任命獨臂的亞馬留為澳門總督,獨臂總督為人性格堅強,他一到步,便堅持向居澳的中國人征稅,結果引起強烈反對,一群中國青年決定要將亞馬留刺殺,結果在他乘馬遊逛的時間,埋伏在關閘附近,其中一人沈志亮把他拉下馬,並砍下他的獨臂和首級,事成後逃回內地。清政府拒交沈志亮,結果引起中葡在關閘一戰,最後清政府處死沈志亮以平息事件。

本抱著一腔熱誠進入戲院去欣賞這套電影,期待詹瑞文的演出,但卻抱著一盤冷水走出來。電影中的劇情故事、結局及笑位都不值一提,令我不禁對阿寬的編劇功力再產生懷疑。不過,電影中倒有兩處英文字幕令我留下印象。

話說有一幕,劇中的三級片女星單丹將要拍一套叫《獨家試渠》的三級片,當時我在想這《獨家試渠》的英文會怎麼譯?是 King of Plumber?還是 Plumber King 呢?當我一望字幕,答案竟然是 Lord of the Drain,心中不禁一笑,Lord of the Drain 這個翻譯,的確比 King of Plumber 或是 Plumber King 底死得多,想不到香港人玩食字這強項,用於英文亦可以這樣底死。

第二處留下印象的,是電影中有一幕講有個電台節目幫人解決情感問題,節目名叫《情感張揚》,而節目主持人就是叫張揚。當時我在想,張揚的英文,應該會譯為 Cheung Yeung,又或者是 Yeung Cheung,但字幕打出來的竟然是 Johnny Ocean。究竟這個 Johnny Ocean 是何方神聖?我很有興趣知道,不過左搵右搵,都找不到半點頭緒來,就算上平時無失拖的「谷歌」亦不得要領,我唯有推想,Ocean是指 Ocean Eleven 這套電影裡口才出眾的 Danny Ocean,而 Johnny 就只是用最普通的英文名,兩個字拼成的。小弟不材,但願有高人指點,小弟願聞其詳。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