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07


邵逸夫爵士現年九十有九,有心亦看似有力,今年十月更是邵六叔百歲大壽,他的長壽秘訣,可能跟他的英文名 Run Run 有關,這便要從他少年時的經歷說起。

邵六叔年少的時代,放映電影的戲院並不似現在的,有自己的拷貝,因此戲院便需要人手將電影拷貝由一家送到另一家。有一段時間邵六叔便是負責這種工作,這工作最重要就是不能慢吞吞的,因為另一家戲院的觀眾正等著電影的播放,跑得慢一點觀眾可能已經割凳了。所以每次邵六叔收到拷貝時,戲院的人便會大聲的喊道 Run Run,叫他快點跑到另一家戲院。久而久之其他人便叫他做 Run Run,而邵六叔的英文名便叫做 Run Run Shaw。

劉翔跑得快,結果成為世界冠軍;邵六叔跑得多,除了跑出健康的體魄,更跑出自己的電影王國來。

廣告

這個題目,是小時候我會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

昨日年三十晚,一如以往,我都會行行花市,今年讓我覺得最不同的,是人多了很多,而大家亦爭著消費,大人小孩都無寶不落,總會有他們的戰利品。但同時,攤檔買的東西比較千篇一律:吹氣公仔,風車,公仔等差不多佔了攤檔的大部分,比以往少了點原創或手製的貨品,不過這並沒有影響消費的興緻,始終,行花市最緊要講意頭,空手而回總好像說不過去。

小時候令我覺得最有新年氣氛的現象,就是差不多所有店舖都會關門,就算開張的食肆,亦會加價二三成,因此一班親友不論自願好,不自願也好,都會無可選擇地聚在家中吃吃東西賭賭錢,不過亦因會如此,新年一家人團聚的目的便得以達到。不過一場金融風暴後,社會最重視的字眼,是「人流」、「消費」,因此97年後的農曆新年,開張營業的店舖比以往多了,價錢亦不敢大幅加增,即使這一兩年的經濟改善,這現象亦沒有改變,甚至很多人會覺得要藉著這個經濟改善的機會多搵個錢,犧牲一家人團聚的時間也在所不惜。而多了店舖開張,亦即是多了消費節目,因此人亦多了藉口外出而不留在家中。因此一場金融風暴,多多少少將香港人的精神扭曲過來。

豬年,希望好似豬一樣,少點煩惱,多點無憂。

fuckgood.jpg

中國國家奧運隊再次出「醜」英倫,更一鑊比一鑊甘,與對方昆士柏流浪球員實行全武打,自己球員更受傷要送院,引來一次廿一世紀的黃禍,「國奧精神,輸波打人」已成為國際對國奧的印象。究竟,這反映了中國人甚麼的問題呢?

chinaolympic.jpg  

少林足球真人版

昨日蘋果日報的求驗客曾經分析過,中國的「一孩政策」,令中國年青一代成為父母的掌上明珠,由小到大都未必被父母打過,少爺脾氣亦因此養成,加上中國人民近年自信心大增,國奧小將變得不將對手放在眼內。 我覺得國奧隊不但沒有將對手放在眼內,甚至沒有將「比賽」game 這觀念放在眼內,自覺自己比對手及比賽更重要。

國奧隊的表現,令我想起中六時讀過的一課書,金耀基先生寫的「中國的傳統社會」中寫道,中國是以家族為本位的社會,所以中國人充滿人情味,但一過了自己的人脈圈便會變得無情,欠缺公德心。而西方以「會社」為社會之本位,因此西方人比較傾向於博愛,尊重契約。金先生的分析我是十分認同的,而加上中國人經歷過文革後,儒家道德思想幾近破產,而批鬥令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加上一孩政策,令中國人的人脈圈變得更細更窄,對別人的情就變得越來越少,變得更自我,過分自我會造成自大的結果。因此,要中國人合作,比他們單打獨鬥還困難。記得曾經讀過一本由日本人寫的書講過:每一個中國人其實很叻,要打敗一個中國人其實很難。你要打敗一個中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多一個中國人,如多給他幾個中國人,那你就必勝無疑。一加一少於一的道理,正正可以套用在中國人的相處上。

這個題目,就好像正方的圓形一樣矛盾,因為何鴻燊應該不會跟「窮」這個字扯上任何關係。但原來何生是真的窮過,而他窮的時候,可能比我這窮光蛋還要窮。

上星期有機會聽到何鴻燊的演說,何博士一貫的風趣,為演說增加了不少色彩,例如他講到自己英文名的由來,是由於他家族在赤柱有別墅的緣故,所以他爸爸便把他的英文名改做 Stanley。不過最令我留下印象的,是他講到自己捱窮的經歷,還要是由一個極富有到極窮的故事。起初我以前他只是誇張其詞以營造自己一生的傳奇性,不過翻閱他的傳記,原來他真的曾經跟「窮」這個字扯上關係。

何鴻燊的父親何世光及其兄弟何世亮均是當時怡和洋行的買辦,並與當時的怡和大班熟絡。在何鴻燊十三歲那年,何世亮在大班的辦公室見到一封信,內容是大班要怡和股票大升的機密。何世亮便立刻找來何世光商討如何借貸去購入怡和的股票。但其實這只是大班設下的圈套,目的是讓自己手上怡和的股票套現。結果何氏兄弟的投資失利,何世亮吞槍自殺,而何世光帶著何鴻燊的兩個哥哥逃到越南,留下何鴻燊及他的媽媽及姐姐三人在香港。風光的家庭一夜變天,何鴻燊由天堂跌落地獄。他不但沒有錢,甚至欠下一屁股的債。人窮,親朋戚友都離何鴻燊一家而去,最後一家人只可以流落街頭,在人家的屋簷下棲身,甚至要輟學。後得周爵年爵士的幫助,為他們安排一個棲身之所。而何鴻燊亦靠自己勤學,考得獎學金得以繼續升學。

在聚多富豪中,何鴻燊的遭遇比較波折:很多富豪都是白手興家,但何鴻燊有錢過,亦窮過;而以他當時大學生的身份,要找一份薪高津厚的工不難,但因為二次大戰而被迫到澳門,結果卻走上富豪之路。這個富豪果然不簡單。

參考書目:《何鴻燊傳》冷夏著

無論是學生、運動員或選舉候選人,香港人於落敗後,最常用的回應說話是甚麼呢?我相信是這一句:「雖然落敗,但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或「雖然輸了比賽,但赢了很好的經驗。」邏輯上這句話沒有錯,但其實,赢,也可以是一種經驗,難道輸的經驗會比赢的經驗好麼?相信只有回應者才知道。不過總覺得,這種回應好像阿Q了一點。

我還是喜歡 William 亨的那句話:”I  already gave my best, and I have no regrets at all" William 亨雖然其貌不揚,歌亦唱得難聽,但這句回應,足以顯示他比一般香港人有創意。

期待煲呔或袋巾落敗行政長官選舉時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