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開劉細良,有點意猶未盡,有衝動想講多一些。

他的成長故事其實是另一個香港故事。自小在新浦崗的徙置區長大,由於家貧,屋企沒有錢買玩具而屋企人又怕他會學壞的緣故,所以一有時間便把他帶到圖書館看書。亦因此培養出對閱讀的興趣、良好的語文能力及分析能力。入讀該區的當時的band 5學校李求恩中學(劉自己的形容),結果以4A1B的成績入讀中大歷史系。他可能是該校有史以來最-level 考得最好的學生。

至於他的工作履歷亦很亮麗,他服侍的老闆個個大名頂頂,有李柱銘資深大律師、黎智英、鄭經翰及現在的曾蔭權,但似乎他亦勝任有餘,跟眾老闆能保持良好的關係,例如讀報所知,當時李柱銘任民主黨主席的時候,所有演講稿都要找劉細良商量才下筆;又例如曾蔭權找中央政策組顧問的時候,鄭經翰也為他大力說項;還有,《CUP》在他任編輯的時代,以我所見,廣告是越來越多;而他擔任電台節目《光明頂》及《打書釘》的時候,我也是他的忠實聽眾,他的確是能言也能寫的一個醒目仔。

而令我最深刻的,是有一集《打書釘》中他大彈香港書展,指書展只是一個供書商散貨的雜墟而沒有書展應有的本質,跟年銷花市沒有兩樣。言猶在耳之際,之後我去書展,卻見到他在《CUP》外大聲叫賣推銷自己出版社的書籍,更有保安員前來勸他收細聲浪,當時我覺得很奇怪,他一面批評香港的書展,另一方面卻在出力參與其中,這是甚麼的心態。後來再想深一層,可能這就是他成功的地方:當他參與一個遊戲的時侯,一方面他會去認識遊戲的規則,而另一方面,無論遊戲的規則是好是壞,他都會積極利用那些遊戲規則去讓自己在遊戲中勝出,最多勝出之後,再慢慢批評那些遊戲規則的不是。亦可能是他這種性格,令他在眾多不同的工作勝任。這就是他醒目之處。

參考資料:劉細良在維基百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