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晚的一個很冷的晚上,我一個人冒著寒風在等巴士,等了很久終於都讓我等到,找個上層的位子,本想倒頭便睡,正想我合上眼睛的時候,我聽到從後面而來,一副以比Nel Nel張學潤更Nel Nel的嗓子在傾電話,印象中他是個西裝友,是個會計師,我節錄了他的說話:

「做乜咁耐先聽我電話呀!你係咪同其他人講緊電話呀?

「你估我係邊?我係香港島既一個地方囉!哈哈

「嗱,你今晚一定要比兩次電話我呀,其中一次係你陣間同朋友食飯既時候,係d朋友面前打,要用視象呀!

「嘩,咁小小既承諾都做唔到,咁點比到信心我呀!

「嘩!你唔話比聽你係邊,咁如果我 honey 有咩事,我點去保護佢呀!(此刻我忍不住想,以你這副德性也可以保護人,難道你是東方不敗?)

「哦,對唔住囉,我道歉我道歉,對唔住對唔住,你唔好嬲我啦。

此刻我睡意全消,只覺得車箱跟街外一樣寒冷。聽到西裝友的一番話,令我想起韓國電影「快樂到死」中最開頭的一幕,當時女主角背著老公去跟情人偷情,一去到情人處便立刻做起愛來,一路做的時候,情人不斷講:「我愛你」「我需要你」「我唔可以冇左你」等等說話,而女主角對他的話是全無反應,直到鏡頭交代他們做完的一刻。透過一幕床上戲,導演把現代男女角色交換的現象完全表現出來。

                                            happyend.jpg

這刻 Road Show 播著陳奕迅及張學友合唱哥哥張國榮的「熱辣辣」,突然間我希望在跟西裝友對話的是一個男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