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07


講開劉細良,有點意猶未盡,有衝動想講多一些。

他的成長故事其實是另一個香港故事。自小在新浦崗的徙置區長大,由於家貧,屋企沒有錢買玩具而屋企人又怕他會學壞的緣故,所以一有時間便把他帶到圖書館看書。亦因此培養出對閱讀的興趣、良好的語文能力及分析能力。入讀該區的當時的band 5學校李求恩中學(劉自己的形容),結果以4A1B的成績入讀中大歷史系。他可能是該校有史以來最-level 考得最好的學生。

至於他的工作履歷亦很亮麗,他服侍的老闆個個大名頂頂,有李柱銘資深大律師、黎智英、鄭經翰及現在的曾蔭權,但似乎他亦勝任有餘,跟眾老闆能保持良好的關係,例如讀報所知,當時李柱銘任民主黨主席的時候,所有演講稿都要找劉細良商量才下筆;又例如曾蔭權找中央政策組顧問的時候,鄭經翰也為他大力說項;還有,《CUP》在他任編輯的時代,以我所見,廣告是越來越多;而他擔任電台節目《光明頂》及《打書釘》的時候,我也是他的忠實聽眾,他的確是能言也能寫的一個醒目仔。

而令我最深刻的,是有一集《打書釘》中他大彈香港書展,指書展只是一個供書商散貨的雜墟而沒有書展應有的本質,跟年銷花市沒有兩樣。言猶在耳之際,之後我去書展,卻見到他在《CUP》外大聲叫賣推銷自己出版社的書籍,更有保安員前來勸他收細聲浪,當時我覺得很奇怪,他一面批評香港的書展,另一方面卻在出力參與其中,這是甚麼的心態。後來再想深一層,可能這就是他成功的地方:當他參與一個遊戲的時侯,一方面他會去認識遊戲的規則,而另一方面,無論遊戲的規則是好是壞,他都會積極利用那些遊戲規則去讓自己在遊戲中勝出,最多勝出之後,再慢慢批評那些遊戲規則的不是。亦可能是他這種性格,令他在眾多不同的工作勝任。這就是他醒目之處。

參考資料:劉細良在維基百科

cupmagazine.jpg

由2005年開始成為《CUP》的忠實讀者,到2006年成為她的訂戶。每次收到《CUP》都會一口氣的由頭讀到尾,視她為最佳的精神食糧。因為《CUP》,我會選擇去有《CUP》提供的 Pacific Coffee 而捨 Star Buck;亦因為《CUP》,我會跑到港大圖書館去翻閱所有過期的《CUP》。但今天在報攤見到《CUP》,已提不起興趣去掏30塊錢買來閱讀。一切該由劉細良在離開《CUP》說起,因為他選擇加入政府出任中央政策組的顧問,標誌著《CUP》變質的分水嶺。

在劉細良出任總編輯的時代,《CUP》以世界及本港大大小小的事作主打,由劉細良、蔡子強及葉見樓等人作政治及社會學的分析及評論,而討論的未必一定是大事,可以是一些少有人留意的小事,但經劉細良等人的描述,你會覺得認識這個世界更多。而我最欣賞的,是在劉蔡等人的文章最後,都會加上參考的書目,讓讀者自行再尋寶。而加插馬嶽教授的足球評論在當中,對於我這個足球迷來說就絕對不感突兀,其實足球作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運動,一本多元化的雜誌有足球的評論,「係好合理嘅」,再輔以少量飲食名車名錶時裝的鱔稿,當時的《CUP》是市面上少有的社會科學及娛樂並重的雜誌,而看著廣告的增多,我相信當時《CUP》是辦得不俗的。

但劉細良在去年3月離開《CUP》後,其他的作者亦陸逐離去,蔡子強、葉見樓及馬嶽教授都不見了,雖然版面上沒有太大的改動,但質素卻大不如前,縱然找來陶傑出任顧問編輯亦無補於事。現在的《CUP》會在每一期找一個專題來,然後再由陶傑、劉天賜等5至6人按題自由發揮。縱然名氣依舊,但你會發覺文章之間欠缺了連貫性,讀完你可能會對專題有多一點了解,但你不會得到很太的啟發,但題目亦少了政治性而多了風花雪月。雜誌雖然厚了,但你會發覺是鱔稿多了。整體上,現在的《CUP》有點定位不清的問題,既不似以往的正經雜誌,也不是一本介紹飲食享受的讀物。因此當《CUP》在去年尾寄來續訂邀請信的時候,我毫不考慮便棄諸一角。

我相信要在香港辦一本正經雜誌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此我曾為《CUP》喝采,但現在只可以一邊重讀昔日的《CUP》,一邊找尋她的代替品。

上次蘇斯克查補時階段射入致勝球赢維拉叫亢奮,今次被享利在補時階段射死叫眼冤。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在最後十五分鐘失球,曼聯看來有點被對方睇通了。

2007年曼聯打了4場比賽,2勝1和1負看似不俗,但每場比賽都有失球,而且大部份失球都是在比賽70分鐘後失的,看來經過半季的作戰,傑斯及史高斯等老將已沒有90分鐘的氣力去防守及反擊,沒有了力氣,就連爭勝的決心也削弱了。正如新浪網的報導,曼聯的平均年齡為28.3歲,而對手阿仙奴只是24.5歲,是費sir對老將太有信心,還是認為經驗是最緊要,最後竟然換出c.朗而不是傑斯,留下c朗,起碼由他去帶球也可以浪費點時間。

 輸了球賽不是最大問題,只希望費sir能夠看清楚球隊的問題加以糾正,其實現在跟車路士6分的差距並不是一個穩陣的距離。如果夏格維斯的到來真的能夠改善曼聯中場的活力問題而協助曼聯奪得聯賽冠軍的話,2000萬鎊就不是一個昂貴的代價。

muvarsenal.jpg

傷心的一刻

參考:新浪網報導

前幾晚的一個很冷的晚上,我一個人冒著寒風在等巴士,等了很久終於都讓我等到,找個上層的位子,本想倒頭便睡,正想我合上眼睛的時候,我聽到從後面而來,一副以比Nel Nel張學潤更Nel Nel的嗓子在傾電話,印象中他是個西裝友,是個會計師,我節錄了他的說話:

「做乜咁耐先聽我電話呀!你係咪同其他人講緊電話呀?

「你估我係邊?我係香港島既一個地方囉!哈哈

「嗱,你今晚一定要比兩次電話我呀,其中一次係你陣間同朋友食飯既時候,係d朋友面前打,要用視象呀!

「嘩,咁小小既承諾都做唔到,咁點比到信心我呀!

「嘩!你唔話比聽你係邊,咁如果我 honey 有咩事,我點去保護佢呀!(此刻我忍不住想,以你這副德性也可以保護人,難道你是東方不敗?)

「哦,對唔住囉,我道歉我道歉,對唔住對唔住,你唔好嬲我啦。

此刻我睡意全消,只覺得車箱跟街外一樣寒冷。聽到西裝友的一番話,令我想起韓國電影「快樂到死」中最開頭的一幕,當時女主角背著老公去跟情人偷情,一去到情人處便立刻做起愛來,一路做的時候,情人不斷講:「我愛你」「我需要你」「我唔可以冇左你」等等說話,而女主角對他的話是全無反應,直到鏡頭交代他們做完的一刻。透過一幕床上戲,導演把現代男女角色交換的現象完全表現出來。

                                            happyend.jpg

這刻 Road Show 播著陳奕迅及張學友合唱哥哥張國榮的「熱辣辣」,突然間我希望在跟西裝友對話的是一個男人。

vinniejones.jpg

終於找到這張經典相片!原來這張相片是攝於1987年的一場比賽,剛好20年了。

(2007年1月5日補) 今日讀到費 sir 的訪問,他說:The biggest regret would be missing out on Paul Gascoigne.  雖然不知道當年 Gazza 可否為曼聯帶來錦標,但他一定可以為曼聯的球迷帶來歡樂。

takchuen2.jpg

老實說,買這本完全是因為價錢吸引,在商務買,原價33元再有85折,即28元。一本200多頁的繁體字歷史書也只是28元,所以便急急買下。書除了有消閒娛樂及增加知識的功用外,也有作為擺設的作用,所以買書其實也是一種感性消費。

只要書擺在家裡,便總有讀的一日。最近心血來潮想知道多一點關於日本古代的人和事,便拿來這本書的書皮看一看,結果欲罷不能,一口氣把這本書讀完。

德川家康有城府深沉,喜怒不形於色的性格,並以好戰略著稱,亦憑藉這些性格特質,讓他能夠以一個貧窮落後的城主身份,結束了日本為時一百年的戰國時代(1467年至1568年),奠定了德川幕府二百六十多年的基業。其中書裡所記一事,可見證德川家康的性格。

話說當德川家康還是跟織田信長結盟的時候,德川家康一直表現出自己是一個忠實的盟友,而信長亦將自己的女兒嫁給德川家康的兒子信康。後來信康懷疑金屋藏嬌,並被人誣告與敵人合謀作反,織田信長要求德川家康殺掉信康母子,原本信康是德川家康最寵愛的兒子,並知道兒子曷被人冤枉。但為了大業,為了自己城邦的生存,德川家康還是選擇大義滅親,派出使者去將自己的兒子剖腹殺掉,這個決定,對德川家康來說,是來得多麼的理所當然。這,就是德川家康的特質。

做人有了自己的大方向,便不需要在小處大費思量,包括應否殺自己的兒子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