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法治意識尚未成熟的國度,冤案又何只一宗。只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好像佘祥林一樣幸運,可以推翻原判。有人明明是冤案,但仍要繼續在牢獄服刑 ,一切要從一宗冤案說起。

2004年山西人岳兔元被控殺死一位同鄉,而表面上看來,這宗案件證據確鑿;有死者的屍體,屍體的DNA鑒定結果證實為被岳兔元殺死的同鄉,而岳兔元自己亦承認了控罪,並供述了殺人經過,一切都顯得證據確鑿,萬無一失。有關部門本可定岳兔元一個重罪,但奇怪的事就在一年後發生。

被殺的人在一年後突然又活著回來,後來經調查,方發現一切所謂的證據,全是有關部門捏造出來的,而岳兔元承認控罪,亦是因為調查部門屈打成招的結果。至此,這起荒唐的“岳兔元殺人案”可說是不攻自破,可以還岳兔元一個清白。

但奇事這次卻在法庭發生,首先岳兔元仍要面對控罪,只不過是改為涉嫌詐騙罪。然後女法官對他說:「現在判你監禁一年的判刑」。但岳兔元卻回答道:「我已被監禁了一年了」。女法官想了一想,便道:「那就判你一年半的監禁吧」。就這樣岳兔元便因為一宗已經水落石出的冤案,而被判另一項罪名,以及一年半的牢獄之災。

相比佘祥林坐了十一年冤獄,岳兔元只是坐了一年半,在中國,他已經是走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