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006


charingcrossroad2.jpg

很喜歡一些書,書名跟書的內容沒有太大的關連,令人讀後有驚喜,甚至喜出望外,帶給人有一種尋寶的感覺。但相信由於有銷量的考慮,以及現代人太忙沒有時間去多翻幾頁書,所以現在書的書名通常已經很裸露地將書的內容撮要出來,甚麼《你也可以成功》、《與成功有約》等,一望便知書的內容,實在失卻尋寶的樂趣。對上一次有尋寶的感覺的書是《Tuesday with Morrie》,而《查令十字街84號》令我再一次成功尋寶。

如果不是聽過劉細良的介紹,實在很難從《查令十字街84號》這書名聯想到這是一個關於尋書的故事:一個美國窮女作家(作者自己的自我介紹),為了慳錢的緣故,越洋寫信到位於英國查令十字街84號的 Marks & Co. 書店要求尋找一些舊書,亦因為這個重複不斷的 demand and supply 關係,窮作家跟書店的店員在20年的時間不斷通信,亦因此而建立了一種這麼遠,卻又那麼近的關係,例如窮作家會在英國物質貶匱的戰後時期,將蛋和火腿等需要配給的物品寄到英國給店員;而店員亦會為窮作家安排好住宿,邀請她到英國,希望帶給她一個愉快的旅程。可惜的是,直至到一位常為她找書的店員 Frank Doel 逝世前,她都沒有機會到英國見這位老朋友,留給自己一個遺憾。

後來窮作家將跟書店往來的書信在1970結集成書,到現在已先後重印超過21次,令這本《查令十字街84號》成為可能是窮作家一生最暢銷的書,而這故事亦拍成電影。直到2002年台灣人陳建銘先生經過屢屢重讀這本書後,最後忍不住要將這本書翻譯過來,將這本書帶來華文世界,本可為窮作家帶來更多的收入,但可惜的是,窮作家在1997年4月離世,未能見到這一刻,世事就是有這麼多的巧合。

Marks & Co.這間書店早已結業,現在的查令十字街84號,據說是一間賣唱片的店子。

在一個法治意識尚未成熟的國度,冤案又何只一宗。只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好像佘祥林一樣幸運,可以推翻原判。有人明明是冤案,但仍要繼續在牢獄服刑 ,一切要從一宗冤案說起。

2004年山西人岳兔元被控殺死一位同鄉,而表面上看來,這宗案件證據確鑿;有死者的屍體,屍體的DNA鑒定結果證實為被岳兔元殺死的同鄉,而岳兔元自己亦承認了控罪,並供述了殺人經過,一切都顯得證據確鑿,萬無一失。有關部門本可定岳兔元一個重罪,但奇怪的事就在一年後發生。

被殺的人在一年後突然又活著回來,後來經調查,方發現一切所謂的證據,全是有關部門捏造出來的,而岳兔元承認控罪,亦是因為調查部門屈打成招的結果。至此,這起荒唐的“岳兔元殺人案”可說是不攻自破,可以還岳兔元一個清白。

但奇事這次卻在法庭發生,首先岳兔元仍要面對控罪,只不過是改為涉嫌詐騙罪。然後女法官對他說:「現在判你監禁一年的判刑」。但岳兔元卻回答道:「我已被監禁了一年了」。女法官想了一想,便道:「那就判你一年半的監禁吧」。就這樣岳兔元便因為一宗已經水落石出的冤案,而被判另一項罪名,以及一年半的牢獄之災。

相比佘祥林坐了十一年冤獄,岳兔元只是坐了一年半,在中國,他已經是走運了。

reo-coker1.jpg    lamfung2.jpg 

           英格蘭林峰                                               香港李奧曲加

柯立之 (Calvin Coolidge) 是1921 至1923年的美國副總統,後來因為總統哈定 (Warren Harding) 突然在辦公室去世,柯立之順理成章在1923年成為總統,後來他又參加競選,並順利連任,一共當了六年總統。

話說柯立之還是副總統的時候,有一次在華盛頓的酒店住宿。有一晚酒店突然起火,全部住容須要疏散,當然包括副總統在內。等了一會,火已經被撲熄,所以柯立之要求返回酒店。正要進入的時候,酒店的 bell boy 問副總統「你是誰?」

柯立之即時回答:「我是 Vice President。」

bell boy 讓柯立之入酒店。但他想了一想,拉著柯立之問道:「你是甚麼的 Vice President?」

柯立芝沒好氣的道:「我是美國副總統啊!」

bell boy 立刻阻著柯立之進去並說:「那你不能進去,我還以為你是這酒店的 Vice President!你還是等多一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