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約人飯聚,總會有人答道:「暫時未知得唔得,所以唔可以答實你,咁好過應承咗你但嚟唔到。」每次聽到這種回應,總有點敢怒不敢言,因為對方好像有道理。

想真點,這種回應充滿犬儒的味道,對方有的不是道理,而是歪理,他只是將自己跟最差的比較,以為好過最差的便是好,你應該要欣賞他/她才是。但套用他們的邏輯,小朋友考試不及格,他可以大聲的老師說:「已經好過考得零分的同學」;打工仔做錯事,亦可以大大聲聲的跟老闆說:「已經好過甚麼都不做」,我就打死不信那些人會這樣回應他們的老闆,亦打死不信這種人結婚時,當牧師問他會跟對方一生一世時,會答:「牧師,我暫時唔能夠承諾,費是應承咗又做唔到啦﹗」

其實約你吃飯,你只須作出三種回應:到,唔到,暫時未知。又何必畫蛇添足的加上以為好有道理的註腳。再放大來看,這種邏輯近來的確充斥了香港,一種不求最好,只求不是最差的心態已經彌漫香港。

我相信,一個對自己有要求及追求進步的人,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但香港的確是少了這種人。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