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006


11年的自由可以換多少錢?答案是25萬6千人民幣。想起這個問題,是因為友人剛向我提起一件發生在內地的真人真事。

2005年4月1 日,因為被裁定殺害自己妻子的湖北人佘祥林 出獄,結束了11年的牢獄生涯。事緣在1994年湖北省京山縣雁門口鎮呂沖村發現一具無名女屍。認定死者是佘失蹤的妻子。公安以佘有嫌疑而將他拘捕,後經法庭審訊,佘被判死刑,後經上訴重審,佘將改判15年監禁。其家人不斷為他奔走波上訴但仍不得要領,佘母更因為為兒子申冤而被當地公安扣押在看守所9個月,獲釋後3個月不治。正當佘灰心時,奇蹟在2005年3月28日出現,他「死去」的妻子竟突然出現,佘亦因此在2005年4月1 日獲釋,在2005年4月13日獲判無罪,這個時候,佘已經是39歲了,11年的黃金時代只好留在牢獄裡。

出獄後,佘向國家追討賠償,最後獲荊門市中級法院支付的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256994.47元賠償金,計算的方程式是4009天乘以63.83元的每天工資,事件亦總算圓滿結束。據說因為這件事,佘收到很多女士向他示愛的信件,他亦有再婚的打算。

冤獄事件時有發生,但可能幸運女神或公義女神太忙的緣故,未必每件冤案都能推翻。如果問我愛自由定愛黃金?我會選擇自由。

shercheunglam.jpg

佘祥林獲釋的一刻

很喜歡古天樂在電影《豪情》的一句對白:「每個人每做一件事都應該有一條底線,呢條底線第日會救你一命」。

的確人老了,多了明白人的限制,自身的局限,及「吾身也有涯」的道理;做起事上來,不能再像年青時橫衝直撞,亦沒有了年少時人定勝天的豪氣,而變得要多留意後果,不能只顧攻而不去守,一個人的力量跟整個社會的力量相比是九牛一毛,你要向這個社會進攻,可以贏多少呢?但當社會向你進攻時,你又有多少力量去抗衡呢?有時人生舞台不似足球場,「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這句話並不適用。正由於人的限制,唯一可以自救的方法,就是為自己留下一條底線,一旦過了這個底線便應該要離場。就好像買股票一樣,希望賺錢之餘,亦要為自己定下一個止蝕位,以避免輸多過自己可承受的金額而令自己後悔,這個止蝕位就是你的底線。

要贏,便先要知道怎樣不用輸。鋤大D贏的人未必是經常結牌的人,而是沒有被人炒的人。

星期四晚終於做左一樣好耐無做但又想做好耐的事,就是入旺角球場睇波。 當晚的戲碼是南華對聯華紅牛,南華今季大搞,當晚亦精銳盡出,理應甚有看頭 。睇完波發覺,現在的香港足球跟以往的確實有很大分別。 香港足球好像有點走回頭路,球隊的重心由以往的中場轉為兩閘。球隊在後場攞到波便會交比兩閘,再由兩閘帶波上前場三閘線紜將波吊入禁區讓前鋒去衝,衝到就有,衝唔到就無,四位中場球員並不會帶波發動攻勢,他們好像只會搶波及攔截,其他球員亦不會走位配合,只會在禁區等波到位去衝,形成進攻全無層次可言,可以這樣說,那支球隊有好的二閘,那隊便可以羸波。 完全不像以往有山度士及譚兆偉在陣的足球,以中場為重心再由其他走位配合的足球。

用60蚊買飛入場睇波,為的當然不是可觀的球賽,而是入場感受現場的氣氛。當晚旺角場的氣氛不錯,雖然只有千多人入場,但粗口聲始起彼落,球迷的反應始終無變。

每次約人飯聚,總會有人答道:「暫時未知得唔得,所以唔可以答實你,咁好過應承咗你但嚟唔到。」每次聽到這種回應,總有點敢怒不敢言,因為對方好像有道理。

想真點,這種回應充滿犬儒的味道,對方有的不是道理,而是歪理,他只是將自己跟最差的比較,以為好過最差的便是好,你應該要欣賞他/她才是。但套用他們的邏輯,小朋友考試不及格,他可以大聲的老師說:「已經好過考得零分的同學」;打工仔做錯事,亦可以大大聲聲的跟老闆說:「已經好過甚麼都不做」,我就打死不信那些人會這樣回應他們的老闆,亦打死不信這種人結婚時,當牧師問他會跟對方一生一世時,會答:「牧師,我暫時唔能夠承諾,費是應承咗又做唔到啦﹗」

其實約你吃飯,你只須作出三種回應:到,唔到,暫時未知。又何必畫蛇添足的加上以為好有道理的註腳。再放大來看,這種邏輯近來的確充斥了香港,一種不求最好,只求不是最差的心態已經彌漫香港。

我相信,一個對自己有要求及追求進步的人,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但香港的確是少了這種人。奠

    yinshingyuk.jpg         drogba.jpg

               亞洲杜奧巴                                   非洲言承旭

最近因工作關係,有機會跟黃子欣博士接觸。後來同事對黃博士給予一個簡單的評價:「抵佢發達」。

黃博士是上市公司偉易達的主席,偉易達上個財政年度的盈利達10億港元;而最近他上報頻頻;例如偉易達迎接成立30週年而接受報章訪問,甘泉航空首航他亦有份出席首航剪綵。

黃博士一向給我的印象是為人低調,是實幹的實業家。記得原復生在《原氏物語》中,亦有評論偉易達及黃博士的管理作風;話說在2000年收購朗訊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不過卻因為整合及市場的問題,令業績由盈轉虧,股價更由原本的30元以上水平,下跌至2001年9月最低的2元。但黃博士隨即重整管理層及業務方針,終令偉易達重上正軌,股價亦上升至現在的39元,即5年內上升近20倍。

在接觸的過程中,他一直謙虛有禮,亦仔細聆聽其他人的看法,即使對我這種「下人」亦一直以禮相待,這更加深了我對他的好印象。從黃博士的外表及對人的態度,真看不出他曾經是福布斯2000年度香港50大富豪之一,我亦暗地同意同事的評語。

為配合黃博士低調的形象,我不打算在此登上他的照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