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06


rooneymanutd.jpg

在我心目中,朗尼跟施丹和朗拿度一樣,都是大賽球員。

大賽球員跟普通球員的分別,不在於技術,而在於心理。效力頂級聯賽的球員,我相信他們的技術措藝都有一定的水平。但大賽球員到了一些緊要關頭,會懂得應付當中的壓力,懂得在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而這是與技術無關的。另外,在應付批評方面,大賽球員又會做出一些球迷預期外的表現以回應。例如眾球迷都在2002年世界盃前懷疑朗拿度的時候,他卻射入8球,大但成為神射手,還帶領巴西奪標而回;同樣在2006年世界盃前,大家都不對施丹寄予厚望,但他卻帶領法國隊過五關,最後在一致被看淡下奪得亞軍而回。

到目前為止,朗尼參加了兩次決賽:2005年的足總盃決賽及2006年聯賽盃決賽,兩次都成為最佳球員。最近他遇上兩個月沒有入球的入球荒,結果他以一個最佳的方法來回應:對保頓時連中三元,帶領曼聯作客以四比零擊敗對手,絕對是一個大賽球員的表現。可怕的是,他只是剛到21歲的小子,曼聯未來的前景,相信必定是他和 C.朗拿度的天下。

有世界級球技但沒有大賽球員的心理質素的,我想到有亨利;有大賽球員的心理質素但沒有世界級球技的,我想到有碧咸。 

廣告

早前讀都市日報,介紹有關印度旅遊的資訊,當中發現加爾各答的英文名為 Kolkata,而不是以往的 Calcutta,為甚麼?

到網上找尋資料,發現原本印度在英國人統治時,英國人為方便自己以英文發音,將印度一些城市的名字改掉,例如加爾各答,原名為 Kolkata,後來改為 Calcutta,又例如另外一個城市孟買,原名為 Mumbai,後來英國人改為 Bombay。而印度在2001年進行過一次正名運動,將這些城市的名字全部還原。

近來當一些地方的發展漸漸有成時,往往會希望脫離昔日統治者的影響。除了印度外,南韓的漢城早前亦改為首爾。香港呢?我只想到現在的佐敦區昔日是叫官涌,只是後來佐敦道的命名,以及地鐵的建成,地鐵當局不使用「官涌」而用佐敦道的佐敦作為車站的名稱,所以該區現統稱為佐敦。特區政府可會考慮將佐敦正名呢?

今早看新聞得知,國際足協剛公布了一份球証報告,指出在 2006 世界盃期間,有百分之五十八球員詐傷以拖延球賽。站在球員立場,為求勝利而做出一切合法的行為以達到勝利是無可厚非,但球員動不動便倒在地上像中槍似的,治理一分鐘至數分鐘不等,卻實實在在打斷了球賽的節奏,影響球賽的可觀性。尤其到越重要的球賽越甚,例如世界盃決賽週及盃賽決賽便好像球員演技的比試場。

我只是球迷,只會站在球迷的角度去看事情;球賽精彩便看,球賽不精彩便轉台去,因此見到球員在最後關頭踫一踫便痛到苦不堪言甚感惡心,如果我想要看演技的話,倒不如去戲院看個飽,球員還是專心踢球,將最好的一面展現球迷。但球証不是醫生,球員好戲的話,又怎能分辨是真傷或假傷呢?

我會建議修改球例,但凡球員要出場治理傷勢,他便要最少留在場邊五分鐘方可再進場。如果球員是真的受傷了,他可以得到足夠時間治理傷勢;但如果球員是詐傷的話,這五分鐘的停賽時間可視作一種懲罰,可以阻嚇球員詐傷,起碼詐也不要詐得太耐。

一直以來書本都告訴我,梵帝岡是世界上最小的國家。但在網上蹓躂,竟又發現一個更細的「國家」- 近英國海岸的西蘭公國。

西蘭公國位於離英國南部海岸十一公里外的一個燈塔,面積約6000平方尺(可能比香港的豪宅還要小)。嚴格來說,西蘭公國其實沒有土地。有關西蘭公國的歷史,從維基百科節錄如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1942年,作為默恩塞爾海洋堡壘(Maunsell Sea Forts)計劃中眾多堡壘的一個,皇家海軍開始在英格蘭開工建造怒濤堡壘(HMS Fort Rough)。不過當戰爭結束後,所有的官兵都撤離了堡壘,怒濤堡壘被徹底廢棄了。1967年9月2日,海軍上校Paddy Roy Bates佔領了這個無人堡壘,並且根據他自己對於國際法的解釋,聲稱對怒濤塔行使主權,自此西蘭公國便成立了。

sealand.jpg 西蘭公國

西蘭公國有自己的政府、憲法、護照、政府通告、貨幣、郵票、政府網頁等,狀甚認真。常住居民不超過5人(但流通的假護照卻有15萬之多),但現在只有Paddy Roy Bates 住在西蘭公國上,其妻因為關節炎的緣故而返回英國居住。

sealandstamp.gif 西蘭公國發行的郵票 sealandpassport.jpg 西蘭公國護照

究竟西蘭公國算不算做一個國家?有興趣的可以到 georgraphy.about.com 一看。但我認為,稱她為「私人國家」已經是相當比面了。

參考資料:

  1. 西蘭公國政府網頁
  2. 維基百科
  3. geography.about.com 

terry.jpg

昨晚看雷丁對車路士,過癮至極,尢其比賽末段高潮迭起,意想不到的事一件又一件發生,但令我最深刻的,是泰利完全表現出何謂隊長風範,值得一記。

首先比賽一分鐘,對手球員衝撞自己的龍門施治,結果要被抬出場,但球証只吹罰,並沒有給予對手黃牌,作為隊長,當然感到不值,因此之後對球證的判決都作出過大的反應,並因此換來黃牌一張。但之後泰利竟然立刻沉住氣尊心比賽,以免再被罰牌趕出場。泰利控制自己的情緒得宜,並沒有讓情緒影響自己的表現,值得一讚。

到比賽末段,後備門將古迪仙尼受傷離場,泰利得知情況,由於後備名額已用完,只見到他沒有猶疑,立刻走到場邊換上龍門衫,準備負上把守龍門的責任,並聽取摩連奴的指示,然後再走到場中向隊友解釋,難得隊友都尊心聽他的指示,可見他在隊友心中的隊長地位。 

我不是車路士的粉絲,但泰利昨晚的表現確實令我難忘,故只有幻想如果曼聯後防有泰利的話,應該可以稱霸英超。不過在我心目中,曼聯也有一個新泰利 – 年青球員 Jonny Evans是也,現正外借到比利時安德烈治。記得季初 他代表曼聯打阿積士四角賽,表現毫不怯場,路數又不俗,有大將之風,費爵爺,給他一點機會吧!

每年九月中大馬嶽教授都會在《CUP》雜誌為新一季英超排名作一個預測,今年馬教授的預測如下:

  1. 車路士
  2. 曼聯
  3. 利物浦
  4. 阿仙奴
  5. 熱刺
  6. 愛華頓
  7. 布力般
  8. 維拉
  9. 紐卡素
  10. 曼城
  11. 保頓
  12. 韋斯咸
  13. 雷丁
  14. 富咸
  15. 韋根
  16. 樸茨茅夫
  17. 米杜士堡
  18. 查爾頓
  19. 錫菲聯
  20. 屈福特

為求測試預測的準確性,馬教授定立了一個計算方法,任何球隊如果預測名次和真實名次差距一位便得一分。換言之總分越低預測越準。我覺得這預測練習很有趣,所以決定一試自己的身手。而我的預測如下:

  1. 曼聯
  2. 車路士
  3. 阿仙奴
  4. 利物浦
  5. 維拉
  6. 愛華頓
  7. 保頓
  8. 樸茨茅夫
  9. 雷丁
  10. 熱刺
  11. 韋斯咸
  12. 紐卡素
  13. 曼城
  14. 布力般
  15. 富咸
  16. 米杜士堡
  17. 錫菲聯
  18. 韋根
  19. 查爾頓
  20. 屈福特

由於我比馬教授遲了四周的比賽才作出預測,因此這個練習我會讓教授十分 。看看是馬教授的神算醒,還是我的羅更勁,下年五月便有分曉。

收到銀行 upgraded 的白金咭,不得不承認,心裡確實有一陣子的興奮,感覺就好像忠心的員工得到加薪,或者像灰姑娘被選中的心情一樣。興奮過後,想一想,像我這一類邊緣納稅份子也有白金咭,究竟現今的白金咭是怎樣的一回事?到討論區搜尋,得到以下未經證實的資料:

1) Citibank 的白金咭,年薪要求只是$150,000。

2) DBS 及 Citibank 將所有金咭自動為白金咭。

3) 渣打銀行及 Citibank 的員工,包括 teller 在內,每人都有一張白金咭。

雖然上述資料未經證實,但多多少少已顯示出現在的白金咭已不是稀有品,更不是甚麼身份的象徵,看到這裡,心中不禁抽了一口涼氣。

為甚麼銀行要這樣做?原因可能有兩個:第一,客戶透過白金咭簽賬,銀行可以收到多一點的折賬。第二,白金咭的年費較高,通常是以千元計,銀行可以博客戶一不留神而多付年費,得益的就是銀行。所以只要銀行 upgrade 白金咭的同時不提高咭主的簽賬額,銀行的風險是沒有提高的,所以 upgrade 客戶的白金咭,對銀行來說是利多於弊的。

不過銀行要想的問題,是下一步可以做甚麼呢?我嘗試免費為銀行獻計,例如銀行可以與各大小殯儀館聯合推出「帛金咭」,用戶可憑咭直接將帛金過戶到死者家屬,用戶可賺取積分的同時,家屬亦對帛金的金額一目了然,妙哉!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