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類面對新環境的時候,生理會作出一些調節以適應變化;例如由熱的地方去到凍的地方,身體的血管會自動收縮,以減少熱量的流失。

其實人的心理跟生理一樣,會自我調節以應付外來環境,從而讓人類好過一點。 最近看書得到一點新的想法,發覺原來英雄也是人類心理調節的產物。以「九一一」事件為例,不單是美國人,甚至全世界的人也沒有經歷過這種瘋狂的消滅行為,因此人類心裡沒法給予自己一個合理的原因替自己解釋這件事的發生;解釋為甚麼人性可以醜惡到這種程度,所以人類在心裡便留下創傷。面對這種沒法解釋的巨變,人類便需要英雄來撫平心理上的創傷,因此盡忠職守的消防員及警員,便成為「九一一」事件的英雄,以平衡人類的心理,令我們相信這個世界也有好的事物。

香港人在沙士事件中,面對著從未遇過但奪去近三百條生命的疫症,再一次需要英雄的出現,而這次的英雄,就是謹守崗位的醫護人員。而時代周刊亦以「亞洲英雄」為題,介紹在一班在沙士中奮力抗疫的醫生。可見「時勢造英雄」這句話是可以解釋的。

其實心理調節未必在大是大非的時候才發揮功用,就算在平時,心理都在為我們調節。例如當我們聽到朋友向自己說出成就的時候,我們都喜以一句「你真係叻啦!」作回應。但究竟我們是真心的稱讚朋友,還是希望以這句話去安慰自己「只係人地叻啫,唔係自己渣」?便只有自己才知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