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旨聲明,「睇波閱世二十年」這個題目,是抄襲何炳棣教授一書《讀史閱世六十年》,絕無半點原創成份。)

自從1985年見證曼聯捧走足總盃開始,我一直以死硬曼聯迷自居。但有一段時間,我的睇波生涯出現了一位「二奶」 — 諾定咸森林是也。

時為1989年至1990年的時間, 當年森林人腳齊全,三線平均,後防有兩位英格蘭國家隊成員:左閘兼死球專家皮雅斯及清道夫獲加;中場有名將之後尼祖哥洛夫及我最喜愛的左腳球員鶴治,負責策動的工作;而前線有高效率柱躉式中鋒卓文。

本著足球是踢給人看而不是給上帝看的原則下,名領隊哥洛夫帶領森林打出悅目的地面足球,在當時被禁止參加歐洲賽的英格蘭球壇實屬異數,亦因此吸引了我的注意。當時為森林雖然不是聯賽的爭標份子,但絕對是可以左右大局的隊伍。強如利物浦及阿仙奴來到森林主場城市球場作客也不敢言勝,在盃賽方面更偶有佳作,在89及90年兩奪聯賽盃(當時還叫牛奶盃)便是一例,我便是在看過森林在89年擊敗盧頓奪標而愛上這支球隊

後來在多名主力離隊他投下,森林的實力每況愈下。而在1993年降班後,我也再沒有留意森林的消息,重投紅魔鬼的懷抱。

正當活在當下的曼聯迷多的是的時候,又有誰可以跟我分享這段十多年前的別戀呢?

nottingham_forest_1989-90.jp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