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作為一種武器,可以攻擊別人,但槍頭一轉,卻可以傷及自己。

在立法會討論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草案時,井蛙對民建聯就政府的草案不提出半項修訂,對討論不發一言的表現,無不感到嘆為觀止,但這裡暫且不談民建聯在議會裡的表現,想談的是議會外的一點火花。

尤記得民建聯副主席劉江華在討論期間先發制人,炮轟泛民主派「綑綁式投反對票否決條例,是不理性及不負責任」。但劉副主席的一席批評,只要對手稍作修改,將槍頭一轉,改成為「綑綁式投支持票通過條例,是不理性及不負責任」,便立刻變成政敵批評自己在議會表現的大好題材。不知道劉副主席說出這話是只求博取見報或上鏡,因而缺乏思考之故,還是這位前港同盟成員故意留給前戰友的一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