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006


bolpot.jpg

單看到這幅相,還以為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人家。但其實他是一個曾殘殺二百萬人的暴君 — 波爾布特。翻查維基百科,得到以下資料:

波爾布特(Pol Pot, 原名Saloth Sar,1925年5月19日-1998年4月15日),柬埔寨共產黨(紅色高棉)領導人。1976年至1979年間出任柬埔寨總理。他曾組織抵抗法國殖民的運動。1975年,他帶發動紅色高棉運動,推翻原來親美國的朗諾政府,建立由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獨裁政府,實行和發展毛澤東的政策,實行全面合作化。他在執政期間實行恐怖統治,將所有城市居民強行驅趕至農村,效仿文化大革命進行全國大清洗,並下令種族屠殺。在他的統治下,貨幣被取消,共產主義的理想並未實現,反而造成國家經濟全面崩潰,據說一共有三百萬人被處死或者餓死,包括共產黨內的許多被懷疑對他不忠的領導人。他的殘酷屠殺行徑引起柬埔寨和世界人民的譴責。

亞洲的共產土壤,好像特別容易培養暴君;北韓的金正日、中國的毛澤東,還有柬埔寨的波爾布特,他們都是以良好的口號作為開始,慢慢才露出魔鬼的面目,難道通往地獄的道路真是由善意鋪成嗎?看到他們的改變,真有點「死亡筆記」裡男主角夜神月的況味。

延伸閱讀:時代雜誌

廣告

(先旨聲明,「睇波閱世二十年」這個題目,是抄襲何炳棣教授一書《讀史閱世六十年》,絕無半點原創成份。)

自從1985年見證曼聯捧走足總盃開始,我一直以死硬曼聯迷自居。但有一段時間,我的睇波生涯出現了一位「二奶」 — 諾定咸森林是也。

時為1989年至1990年的時間, 當年森林人腳齊全,三線平均,後防有兩位英格蘭國家隊成員:左閘兼死球專家皮雅斯及清道夫獲加;中場有名將之後尼祖哥洛夫及我最喜愛的左腳球員鶴治,負責策動的工作;而前線有高效率柱躉式中鋒卓文。

本著足球是踢給人看而不是給上帝看的原則下,名領隊哥洛夫帶領森林打出悅目的地面足球,在當時被禁止參加歐洲賽的英格蘭球壇實屬異數,亦因此吸引了我的注意。當時為森林雖然不是聯賽的爭標份子,但絕對是可以左右大局的隊伍。強如利物浦及阿仙奴來到森林主場城市球場作客也不敢言勝,在盃賽方面更偶有佳作,在89及90年兩奪聯賽盃(當時還叫牛奶盃)便是一例,我便是在看過森林在89年擊敗盧頓奪標而愛上這支球隊

後來在多名主力離隊他投下,森林的實力每況愈下。而在1993年降班後,我也再沒有留意森林的消息,重投紅魔鬼的懷抱。

正當活在當下的曼聯迷多的是的時候,又有誰可以跟我分享這段十多年前的別戀呢?

nottingham_forest_1989-90.jpg

                

                                                     

   cover-tony1_book_web_s.jpg

如果說讀書是和作者神交的話,哪麼我肯定和孔少林先生「單」逢恨晚了!

一路讀這本書的時候,我一路提醒自己,不要讀得太快,怕的是很快便讀完這本書。但搭車讀,食飯時讀,臨睡前又讀,結果都是很快讀完。

題材包羅萬有:蔡東豪擅長的國際公司人和事當然少不了,更包括穿西裝之道、約會女性abc等也有談及。真係睇完這本書,不但止人醒D,仲靚仔D,有taste D。

最抵死者,莫過如「中環閔大人」一篇,當中講到「世界上只有 Michael Jackson 可以穿吊腳西褲配白襪,如果大家不會在公司 Moon Walk 的話,請選擇一對深顏色的襪。」讀到這裡當即會心微笑,因為試過開會的時候,仍然見到有公司的高層穿深色西褲配白襪,卻又不敢笑出來的經驗,孔生這回當真說中小弟的心事。其實除了Michael Jackson 外,祖國的小平叔也是穿西褲配白襪的絕佳代言人。

孔少林在信報封筆絕對是讀者的損失,但願肥佬黎能說服孔生出山,為蘋果日報作一件美事。

不知是否受到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及下屆首相熱門安倍晉三大力宣傳的影響,最近有越來越多中韓遊客前往靖國神社作為景點。有見及此,為顧及中韓兩國人民的感情,日本政府特別印制中韓兩文的小冊子予兩國的遊客。

文字一經翻譯,日本對二次世界大戰的立場亦無所遁形。小冊子形容,日本是被迫參與二次大戰,為的是維持亞洲國家的「和平」及「繁榮」;而小冊子亦將裁定東條英機等十四人為甲級戰犯的戰爭罪行審訊法庭形容為 「騙局」(sham-like),可見日本官方沒有為二次大戰的所作所為作出絲毫悔意。真係難為你了,日本。

 參考資料: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5055528.stm

靖國神社官方網頁 

文字作為一種武器,可以攻擊別人,但槍頭一轉,卻可以傷及自己。

在立法會討論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草案時,井蛙對民建聯就政府的草案不提出半項修訂,對討論不發一言的表現,無不感到嘆為觀止,但這裡暫且不談民建聯在議會裡的表現,想談的是議會外的一點火花。

尤記得民建聯副主席劉江華在討論期間先發制人,炮轟泛民主派「綑綁式投反對票否決條例,是不理性及不負責任」。但劉副主席的一席批評,只要對手稍作修改,將槍頭一轉,改成為「綑綁式投支持票通過條例,是不理性及不負責任」,便立刻變成政敵批評自己在議會表現的大好題材。不知道劉副主席說出這話是只求博取見報或上鏡,因而缺乏思考之故,還是這位前港同盟成員故意留給前戰友的一著。